五代争霸录第85章 郭威平定三藩之乱 耶律阮大战述律平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85章 郭威平定三藩之乱 耶律阮大战述律平

小说:五代争霸录 作者:罗文杰 更新时间:2018-01-11 17:27 字数:5527
  郭威在军,居常接宾客,与大将宴语,即褒衣博带;或遇巡城垒,对陈敌,幅巾短后,与众无殊。临矢石,冒锋刃,必以身先,与士伍分甘共苦。稍立功效者,厚其赐与;微有伤痍者,亲为循抚。士无贤不肖,有所陈启,温颜以接,俾尽其情,人之过忤,未尝介意,故君子小人皆思效用。李守贞闻之,对众将领说:“郭威劲敌也!”深以为忧。  后蜀皇帝孟昶听闻后汉凤翔、永兴叛乱,于是准备出兵夺取凤翔、永兴。十二月,后汉前线军报蜀军屯大散关,郭威以白文珂、刘词守营,即亲率牙兵往凤翔、永兴。相度将发,郭威对白文珂、刘词说:“困兽犹斗,当谨备之。”  后蜀数万人马来增援王景崇,进攻至宝鸡,后汉军都监李彦派人向朔方节度使,加检校太师冯晖求援,自己率数千人抵敌。冯晖听闻后蜀入侵,立派大将药元福率数百骑兵前去援助。李彦大战后蜀大军,因众寡悬殊,后汉军逐渐后退。此时,药元福领着数百名骑兵由后面赶来,药元福大叫:“凡回头者皆斩”。于是率领骑兵军拼死向前杀,李彦率也率众拼命杀上,两人大败后蜀大军。药元福和李彦一直追到大散关,歼敌三千余入。郭威至华州,闻后蜀援兵行至宝鸡,为冯晖大将药元福、李彦所败,蜀军退败,遂还。  李守贞探知郭威率军击蜀军,乃遣将王三铁领敢死士千余人,夜突河西寨,挖地道从岸而登,遂入之,纵火大噪,汉军军中狼狈不知所为。侍卫步军都指挥使行营都虞候刘词神色自若,下令说:“小盗不足惊也。”帅众击之。客省使阎晋卿说:“贼甲皆黄纸,为火所照,易辨耳;奈众无斗志何!”裨将李韬说;“安有无事食君禄,有急不死斗者邪!”即援槊而进,军中死士十余辈随韬犯贼锋。蒲有猛将跃马持戈拟韬,韬刺之,洞胸而坠。又连杀数十人,蒲军遂溃,因击,大破之,援先进,众从之。河中兵退走,死者七百人,大将李继勋重伤,王三铁仅以身免。  己酉,郭威至,刘词迎马首请罪。威厚赏之,说:“吾所忧正在于此。微兄健斗,几为虏嗤。然虏伎俩不仅仅于此矣。”  李守贞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先派人出去到村里卖酒,有的赊欠白给,不要付钱,等后汉巡逻的骑兵大多喝醉,河中的士兵得以偷偷地进入汉营寨,河中兵突然从营寨中杀起,李守贞也领兵出来夺寨,汉众将领惊慌不已,汉营寨几乎失守。郭威和众将领拼命狂杀,杀退了李守贞。郭威看到营寨损失严重,于是下令:“将领士兵不是犒赏宴饮,不得私下喝酒!否则军法处置。”  明日,郭威的爱将李审,早晨喝了点酒,郭威大怒道:“你在我帐下,既然带头违反军令,你让本帅怎么来统领大家!”于是下令将李审斩首示众。官军军纪肃然。  河中城被围数年,河中粮草已经断绝,河中兵有气无力的抵挡,很多人归顺朝廷大军,郭威取河西寨,周光逊以寨及部众千余人来降。李守贞将士降者相继,郭威乘其离散,督诸军百道攻之,李守贞大败,退守罗城。七月十三日,郭威率三军将士夺贼罗城。二十一日,城陷,李守贞举家自焚而死。  郭从义围永兴城数月,城中粮尽,赵思绾杀人而食,每次犒宴士兵,赵思绾杀人数百。赵思绾生性残暴,取活人之胆以酒吞之,对部下说:“食胆至千,则勇无敌矣!”赵思绾几乎把城里平民杀光,计穷,乃招募死士挖掘地道,准备投奔后蜀,判官陈让能对赵思绾说:“公比于国无嫌,但惧死而为此尔!今国家用兵三方,劳敝不已,诚能翻然效顺,率先自归,以功补过,庶几有生;若坐守穷城,待死而已。”赵思绾也以为然,于是命教练使刘珪前往郭从义营中乞降,并派牙将刘筠奉表于朝廷,后汉隐帝刘承祐同意赵思绾投降,任赵思绾为镇国军留后,让其尽快赴任,但赵思绾迟留不行,意有所属。  此时,后蜀派人来招引赵思绾,赵思绾于是准备投蜀,郭从义将此事密报告给后汉枢密使郭威,郭威命郭从义以诈谋召赵思绾入城,然后伏兵擒之。949年,赵思绾与其子出降,立即被擒拿,斩于闹市。  赵晖包围凤翔,掘壕进攻,数以精兵挑战,王景崇坚不出战,赵晖于是心生一计“派千人伪装成后蜀军队,循南山而下,声言救兵至矣”,王景崇看到后蜀援军,大喜,乃尽出精锐突围,赵晖设伏以待之,王景崇带领大军冲出城外,赵晖伏兵尽起与其大战,王景崇期望蜀兵来援,没想到死战了大半天,蜀兵下来后对自己一阵大杀,王景崇兵大败,从此不敢复出。  李守贞、赵思绾相继失败,王景崇的智囊周璨说:“公能守此者,以有河中、京兆也。今皆败矣,何所恃乎?不如降也。”王景崇说:“诚累君等,然事急矣,吾欲为万有一得之计可乎?吾闻赵晖精兵皆在城北,今使公孙辇等烧城东门伪降,吾以牙兵击其城北兵,脱使不成而死,犹胜于束手也。”周璨深以为然。  深夜,王景崇辗转反侧睡不着,心想:我本无反志,只是被侯益所陷害而反,我气数已尽,就算可以离开凤翔城也不可以活着到达西蜀,我已连累了那么多将士,何必再连累他们!“天亮后,公孙辇刚焚烧东门诈降,王景崇已与全家自焚而死。  郭威将兵讨三叛之时,以王溥为从事。三叛既平,朝士及籓镇尝以书往来,词意涉于悖逆者,郭威记其名,欲按之。从事王溥谏说:“魑魅伺夜而出,日月既照,则氛摐消矣。请焚之,以安反侧。”郭威从之。从此人心大定。  二年八月五日,郭威自河中班师,入朝。隐帝刘承祐命升阶抚劳,酌御酒以赐之,锡赍优厚。翌日,隐帝议赏勋,欲让郭威兼方镇,郭威辞之,隐帝乃止。制加郭威检校太师、兼侍中。灵州冯晖、夏州李彝殷并加兼中书令。凤翔赵晖并加检校太师。白文珂为西京留守,加兼侍中;药元福以功升为淄州刺史。  契丹前线大臣在镇州拥立耶律阮(兀欲)为帝,辽太后述律平得知后非常生气,派遣李胡率领大军攻打耶律阮,耶律李胡令耶律天德为先锋。耶律天德乃耶律德光第三子,猛悍矫捷。940年,其奉诏出使后晋,听说后晋皇帝石重贵对契丹国称孙不称臣,于是怂恿其父亲耶律德光南下伐晋。在望都耶律天德率领五千骑兵断后晋的粮道,使十万晋军缺食投降。947年,在回军途中,耶律德光病卒,耶律天德护送灵柩到上京。五院夷离堇安端、详稳刘哥遣人驰报耶律阮,请为前锋,耶律阮批准;安端和刘哥至泰德泉,遇李胡军,双方大战,耶律安端坠于马下。耶律天德赶到,想用枪刺杀安端。耶律刘哥用身体护住安端,一箭射向天德,箭穿其甲而没有触及皮肉,耶律天德吓退。耶律安端得到马再战,李胡大败而逃。耶律阮遣郎君勤德等诣两军谕解,刘哥与安端到行宫去朝见耶律阮,耶律阮重赏刘哥与安端。  伟王两伐河东失败,耶律德光本想将其诛杀,但是契丹的大将们个个替他求情,耶律德光于是把它降为奴隶,令其在军前效命。攻下河南后,耶律德光心情大好,又回复了一半的官职。后晋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彦韬随出帝入蕃,辽太后述律平将其拿到自己的旗下,李胡大败而归,回到京师后,怒将拥护耶律阮臣僚的家属全部抓起来,并愤怒的对看守的人说:“我要是没有获胜,先杀了这些人!”  述律平亲自整顿兵马,和耶律李胡率军驻扎于潢河的横渡,双方大军隔着河岸互相拒战。述律平以李彦韬为排阵使,耶律阮以伟王为先锋,述律平威胁耶律阮的大臣和将领们说:“如果你们不放下兵器投降,本宫就先杀了你们的家人。”耶律阮说:“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何况是家人?你若是杀了他们的家人,就别休怪朕不念亲情。“述律平无言以对,李彦韬见耶律阮势大,乃降于伟王,伟王置之帐下。  辽国人们听闻辽太后与孙子耶律阮在潢河对垒,都惊骇无比地互相传言说:“如果真的打起来,那就是父子兄弟互相残杀了!”时辽国大臣个个都心向耶律阮这边,只有老臣耶律屋质跟随辽太后,耶律阮以屋质善筹画,欲行间计,乃设事奉书,以试辽太后。辽太后得书,以示耶律屋质。耶律屋质读竞,言说:“太后佐太祖定天下,故臣愿竭死力。若太后见疑,臣虽欲尽忠,得乎?”辽太后说:“我若疑卿,安肯以书示汝?”耶律屋质对说:“李胡、永康王皆太祖子孙,神器非移他族,何不可之有?太后宜思长策,与永康王和议。”辽太后乃遣屋质授书于耶律阮。  耶律阮遣宣徽使耶律海思复书,辞多不逊。耶律屋质谏耶律阮说:“书意如此,国家之忧未艾也。能释怨以安社稷,则臣以为莫若和好。”耶律阮说:“彼众乌合,安能敌我?”耶律屋质说:“即不敌,奈骨肉相残?况未知孰胜?借日幸胜,诸臣之族执于李胡者无噍类矣。以此计之,惟和为善。”耶律阮然之。  辽太后和耶律阮始相见,辽太后怨言说:“汝身为长孙,既然拥军叛乱,反对祖母。”耶律阮说:“汝曾经身为皇后,不爱长子爱次子,逼长子让位,也太过无情。”双方怨言交让,殊无和意。辽太后对耶律屋质说:“汝当为我画之。”屋质进说:“太后若能释怨,臣乃敢进说。”辽太后说:“汝就言之。”屋质借近侍统筹来做个和事佬,对太后说:“昔人皇王在,何故立嗣圣?”述律平说:“立德光,乃太祖遗旨。”屋质说:“大王何故擅立,不禀尊亲?”耶律阮说:人皇王当立而不立,所以去之。”屋质正色说:“人皇王舍父母之国而奔唐,子道当如是耶?大王见太后,不少逊谢,惟怨是寻。太后牵于偏爱,托先帝遗命,妄授神器。如此何敢望和,当速交战!”掷近侍筹而退。述律平泣说:“向太祖遭诸弟乱,天下荼毒,疮痍未复,庸可再乎!”乃索再次统筹意见一致。耶律阮说:“父不为而子为,又谁的过失也!”亦想统筹执着意见。左右感激,大哭。述律平复对耶律屋质说:“议既定,神器竞谁归?”耶律屋质说:“太后若授永康王,顺天合人,复何疑?万口一辞,愿立永康王,不可夺也。”述律平于是乃许立永康王耶律阮。  耶律李胡听说母亲要立耶律阮,心愤愤不平,变色对辽太后说:“有我在,耶律阮怎么能即位?”耶律屋质说:“礼有世嫡,不传诸弟。昔嗣圣之立,尚以为非,况公暴戾残忍,人多怨讟。万口一辞,愿立永康王,不可夺也。”述律太后回头对耶律李胡说:“从前我跟太祖宠爱你胜过别的孩子,俗话说:‘偏怜之子不保业,难得之妇不主家。’不是我不想立你,是你自己没有这个能力!”耶律李胡见母亲都承认了永康王,自己也不敢反对,于是下令释放耶律阮臣僚的家属。耶律阮于是为辽国第三任皇帝,号世宗。以安端主东丹国,封明王,察割为泰宁王,刘哥为惕隐,高勋为南院枢密使。  耶律阮登上帝位后,对耶律李胡说:“叔叔东征西讨为国立功甚多,现在可以休息了。”于是削夺了耶律李胡的所有兵权,又对辽太后述律平说:“祖母已经一把年纪了,还留几万军队在身边简直是浪费国家粮食。”于是把辽太后述律平身边的亲军也解散。  耶律李胡和辽太后大怒,准备发动政变,耶律阮早在他们两人身边安排了亲信,适逢有人告发耶律李胡与述律平图谋废辽世宗而立耶律李胡,辽世宗便将耶律李胡与述律平迁居祖州,禁止他们随意出入。萧翰乃辽太后的弟弟又把妹妹嫁给了耶律德光,兴致匆匆的归本国,耶律阮怒对萧翰说:“先帝令你镇中原,没想到你既然把中原丢弃独自跑回来,朕还听说你锁宰相张砺,你眼中还有王法吗?”于是下令将萧翰锁,打入大牢。几天后众大臣拼命替萧翰求情,耶律阮才把萧翰放出。  天禄二年春正月,耶律天德、萧翰谋反,惕隐刘哥及其弟盆都结天德等为乱。耶律刘哥,辽太祖弟弟耶律寅底石之子。天德与刘哥某乱被耶律石剌知道,石剌潜告耶律屋质,屋质遽引入见耶律阮,白其事。刘哥等不服,说:“末将在前线大战耶律李胡,差点丧命,怎么会谋反。”耶律阮于是相信耶律刘哥,事遂寝。  未几,耶律刘哥邀驾观樗蒲,刘哥捧觞上寿,袖刃而进。耶律阮觉,命执之,亲诘其事。刘哥自誓说:“我刘哥如果对皇上有加害之心,天诛地灭。”耶律下令将刘哥释放。耶律屋质奏说:“当使刘哥与石剌对状,不可辄恕。”耶律阮说:“卿为朕鞫之。”屋质乃率剑士往讯之,天德等伏罪。耶律阮诛天德,杖萧翰,迁刘哥于边,罚盆都使辖戛斯国。于是下令杀南京留守魏王赵延寿,赵延寿愤怒而死,耶律阮以中台省右相牒虫葛为南京留守,封燕王。  三年春正月,萧翰及公主阿不里瘐反,翰伏诛,阿不里庾死狱中。耶律阮以敞史耶律胡离轸为北院大王,惕隐颓昱封漆水郡王。秋九月辛丑朔,耶律阮召群臣议南伐,耶律阮对众大臣说:“辽国南侵大败而归,中原得而复失,先帝因此重病而亡,很多将士魂丧中原,此丧君辱国之事真是莫大的耻辱!朕准备率大军南侵,洗刷辽国的耻辱。“  冬十月,耶律阮遣诸将率兵攻下后汉贝州高老镇,徇地邺都、南宫、堂阳,杀深州刺史史万山,俘获甚众。契丹入寇,前锋至邢、洺、贝、魏,河北告急,郭威受诏率师赴北边,刘承祐以宣徽南院使王峻为监军。郭威至邢州,遣王峻前军趋镇、定。契丹复犯塞,孙行友御之,俘杀数百人。契丹统帅听闻后汉大军来击,乃下令撤退,郭威大阅将士,欲临寇境,隐帝刘承祐诏止之。孙行友道献俘馘人马以求见郭威,且请自效,郭威乃厚加赐予,留之军门。  三年二月,郭威班师。朝廷制授郭威鄴都留守,枢密使如故。时刘承祐以北兵为患,委郭威以河朔之任,宰相苏逢吉说:“籓臣无兼枢密使先例”。史宏肇说:“郭威受任之重,苟不兼密务,则难以便宜从事”。 刘承祐只好从宏肇之议,诏河北诸州,凡事一禀郭威节度。  郭威将北行,启刘承祐说:“陛下富有春秋,万几之事,宜审于听断。文武大臣,乃心王室,凡事谘询,即无败失。”刘承祐敛容谢之。郭威至鄴,尽去烦弊之事,不数月,阃政有序,一方晏然。  杨邠为汉相,招聘文士撰写史传。邠为政俭静、不收贿赂,不能拒者,收之交给皇帝。杨邠还任贤荐能,直言敢谏,汉帝刘知远在世的时候都皆忌讳其三分。李太后之弟向杨邠要官,杨邠没给,皇亲国戚个个说杨邠坏话,李太后却赞赏杨邠为官清直。  刘承祐欲立爱妃耿夫人为后,杨邠力谏说:“皇后淑德贤能,并无过错,皇上欲立耿夫人为后,其将不能够母仪天下!”众大臣个个反对,耿夫人乃未能立。刘承祐耿耿于怀,耿夫人伤心过度而死,刘承祐欲以皇后礼葬,杨邠又持反对态度。刘承祐大怒说:“你是皇帝还是朕是皇帝,立后是朕之家事,朕富甲天下,为什么不能够以皇后礼葬爱妃?”杨邠谏说:“皇上的家事就是天下人的事,不是皇后而以皇后礼葬就是跃制,与礼法不合!”刘承祐怒不可言,刘承祐左右见杨邠不为帝所倚重,乘机诬陷杨邠。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五代争霸录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