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猎灵师第一章 遗迹20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遗迹20

小说:最后一个猎灵师 作者:烟囱 更新时间:2017-11-12 12:12 字数:2566
  ……  早上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见朝阳映红了半边天。  起床简单粗暴地洗漱了一下,爷爷家不像古城那边的家里,比较简陋,除了一个插销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电气设备,好在还有一个用来给手机充电的地方,不至于彻底和外界失联。  爷爷早就已经起床了,按照老爷子的说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要不是小时候的我吵着闹着要一个看时间的工具,家里角落的那个巨大的老得生锈的大摆钟都没有。爷爷不需要看时间,他自己的心里有时间。按照爷爷的说法,通过自己的心跳来计时,比任何的计时工具都要准确,通过太阳的位置来判断时间,比任何的钟表都靠谱。计时其实是生物的本能,只是人类已经在不停地创造和各种方便中遗忘了这项本能。  也许确实是这样,所以这种靠心跳计时的方式也只有老爸学会,我跟二叔都不行。  爷爷在窗外修整着一根老旧的电线。  我知道是因为我回来了,以前小时候,每次回爷爷家都吵着闹着要电,要灯,要网,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这种真正失去了现代社会浮华的环境,其实挺好。  我走出门,向他说道,“爷爷,不用了,过两天真真正正安安静静地日子,其实也挺好。”  爷爷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笑着感叹道,“长大了。”  我也笑了,点点头,“该长大了。”  爷爷单腿站起身来,看向天边,“这两天要下雨。我还是把塑料铺上。”爷爷的房子太过破旧,房顶怕是漏雨,每次下雨之前,都要先在房顶铺上两层塑料,用来防止漏水。  “我帮你。”我伸手要弄,谁知爷爷单手一伸,东西就自然飞到了手上,在随手抛出,塑料就在半空中自然而然地舒展开来,自己乖乖地扑了上去。爷爷嘿嘿一笑,“这还用帮?”  “四角不压住,不怕被风吹跑吗?”我有些疑惑,小时候老爸和二叔是要把四角压住的。  “道法自然。”爷爷回答了一声。  我一愣,仔细地看了爷爷一眼,发现自己愈发看不清爷爷的深浅了,“爷爷,这两年你专心武道,似乎又变强了很多。”  “只是大道理悟的多了些罢了。道家,佛家,百家,我都在领悟。这人呐,知道的越多,懂得的就越少。同样,你懂得的越多,知道的也就越少。”  “那你到底是知道的多一些还是懂得的多一些呢?”我不由问道。  “都不多。”  我愣住,然后缓缓转身,顺着爷爷的目光看着面前渔圈中的鱼,古话有叫鲤鱼跃龙门,这何时有虾米跃龙门了?既然没有龙门,那它们为什么争先恐后地跳出水面呢?  不远处的另一个老房子前,拴着一条硕大的狼狗,小时候我经常和它打架,现在这条已经垂死的老狗也突然回光返照一样,硬撑着身体不安地向着东北的方向狂吠不止。  心头没来由的一阵烦躁,这在爷爷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有什么烦躁的情绪,海风轻轻一刮,就被天上时不时鸣叫着的海鸥带走了。  老爸和二叔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我跟爷爷的身边。两兄弟一模一样地皱着眉头,“要出什么大事了吗?”  “哪有那么多大事,即将地震罢了,去劈你们的柴火去。”爷爷对老爸和二叔可就没对我这好态度了,抬手像轰苍蝇一样轰走了两兄弟,转头看向我。  我也看向爷爷,就见他伸出手摁在我的头上,喃喃道,“时间不多了啊。”  也不知是他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我说话,我莫名其妙地在心底有了一丝没来由的压迫感。  大地震动,拼了命地摇晃着,爷爷一条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手掌没有离开我的头,所以我也一动没有动,于是土地在我的视线之内寸寸断裂,裂出了一条缝,缝隙越来越大,以极快的速度一直传到了我的脚下。爷爷轻轻喝了一声,脚下的土地居然毫发无损,以一人之力,居然止住了地裂。  我离爷爷最近,只在一瞬间感受到了爷爷身上奔腾入海的勃勃气机,比起爷爷,就算是老爸身上的气,也不过是蚍蜉。  爷爷居然已经强到了这种程度了吗?我除了震惊就是震惊。  身后的房子居然毫发无损,海边的房子都毫发无损,看来这种老旧到漏雨的房子,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脆弱。爷爷住这样的房子,刚好合适。  “没事了,陪我去海边走走。”爷爷松开放在我头顶的手,我什么都没说,也不知说什么好,就见到爷爷御气腾空而起,两个跳跃就到了坝上,我一时心里痒痒,也御气而起,学着爷爷的样子腾空跃出,结果才堪堪不出十米。等我到坝上的时候,爷爷已经在那块大石头上发呆好久了。  今天的潮汐要比昨天来得凶猛一些,爷爷已经湿了裤腿。  “爷爷,为什么要坐得那么低啊。”  “因为坐得越低,看得越仔细。”  “你在看什么?”  “看海。”  也许是因为明知道我听不懂,于是又解释道,“我在海边看海,已经看了三十年。第一个十年我站在岸上,看到的是海的波澜壮阔,无穷无尽。下一个十年我坐在坝上,看到的是海的潮汐风浪,迭迭相扣。这是第三个十年,我现在看海,看到的尽是些浮华掠影,华而不实。都说大海深不可测,在我眼中,也不过尔尔。”  我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看海二十年,就看透了吗?  大概是看到了我震撼的神色,爷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逗你的,我虽然自诩武学悟性极高,二十年看海,也不可能就这么看透。这海,可不比人世红尘差了多少啊。”  我微微勾了勾嘴角,却实在是笑不出来,又重新把目光放在了海上,看着浪花欢快地跳跃着到我的脚下,然后撞在坝下的石头上,撞得粉身碎骨。  爷爷重新站起身,轻轻一个跳跃就到了坝上,“心底有什么迷茫的东西,一拳打在海上,什么都懂了。”  于是我把心头所有的情绪,都凝聚在了拳头上,然后轻轻地伸到了脚下的海水中。浪花迭迭不休地冲击着我的手臂,体内的气不由自主地被牵引起来,也同样一环扣一环地,在伸进海水的拳头上凝聚,我心头突然一震,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打开了。我本能地闭上眼,感受到的竟然是周围空气的流动。或轻快,或沉郁,或悲欢离合。  不知过了多久,再睁开眼时,我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样了起来,我看到,风在身边流过的声音。然后随着我的心意,一同聚集在了我伸在海水中的手臂上。我握紧拳头,所有的所有如浪花一般一层一层地向外释放,以气生气,然后在某一个瞬间,超出了大海的极限,一是激起千层浪,一浪更比一浪高。浪头不住地向着大海深处涌去,超出了五百米远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五层楼高的滔天巨浪,然后大海深处同样传来了同样巨大的浪头,两个浪头相撞,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接着就是万丈多高的潮水,直接拍向了岸上。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的不是自己再浪头面前的渺小,而是拥有整个世界的掌控感。我如入魔道一般,伸出手去,所有的风都聚在了我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任他在再大的浪头,都给我事息宁人。  风平浪静之后,我回头看向爷爷,看到的是老爷子脸上石化的笑容。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最后一个猎灵师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