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客第0138章 刘骁的手段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138章 刘骁的手段

小说:江湖有客 作者:说白 更新时间:2018-01-10 23:49 字数:4081
  吴家的历史是很悠久的,悠久到这大宁的开国就是有那吴家存在。而吴家,也是这大宁朝堂上是一个异类,因为这吴家是从这江湖之上走出,那便是意味着吴家在这江湖之上是有极大的声望。  江有鱼也是了解过这大宁的历史,在这大宁立国的早些时候。这天下是有数个国家分分而治理。但在那个时间,比起那些国家还是要强大的各地的江湖势力。那些的江湖势力是以门派为划分,而在这些的门派之中,又是组建了很多的联盟,而这些的联盟更多时候是比起那皇族的说话还是更具力量的。  但也是因此的,这一片大地在很长一段时间是杀机遍地,各方都是在争锋的。而后,在那个时代是有不少的国家建立又是灭亡的。而正是在此之间,那大宁的皇族的先祖是起兵,经过无数年的征战最终是在这一片乱土上建立了大宁。但是,在这大宁建立之后,并不是意味着大宁就是风调雨顺的,无数的江湖的势力是在经过一轮打压之后,再次是一如那雨后春笋一般冒出。  吴家,便是在此时出现的。吴家是当时江湖上顶尖的世家,而且,这吴家的祖辈在那江湖上无论是名气还是修为都是属于拔尖的层次。所以,当时的大宁接纳了吴家,是借用吴家的势力的生生的把这大宁境内那些是作乱的江湖势力给收服。而这些的江湖势力被收服之后,吴家也是于此得到大宁皇族的重用,最终是让吴家成长为那顶尖的武道世家。  这些历史,在于这大宁并不是什么过分隐蔽的事情,但于吴家的形象却是因为各家的政治需求是被这现如今的各大世家是抹黑的。  “于此,我吴家的势力其实更多是属于那江湖门派的支持,还有一些就是曾经的大宁是需要我吴家出面的。不过,当是那时,江湖之上的乱象已经是比起那过往是好了很多,后来才是有南院出现,是进一步的威压这江湖的诸多势力,最终是实现这大宁对于整个江湖的掌控。可惜,我吴家是不识前路,最终是自己覆灭自己的。”吴家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多多少少的是有他们自己的一份责任,不知进退功高盖主那。  江有鱼是对于这吴家的历史稍坐了解,那随后是笑着问道,“这么说,吴家其实和这江湖上的很多势力,很多高手都是熟识的。比如,你吴家的那位家主和秋锡水便是兄弟相称。而秋锡水呢,也是死在那稷宫的围攻下。”  吴成是惊恐的望着江有鱼,他虽然是大不了的江有鱼几岁,但是这人生最是困苦的几年是让当时年纪不大的吴成是记得很多事情的。例如那吴家的家主即便是在这吴家临近灭族时,依旧是对于故人子弟是多有照顾的。当然,这具体的细节吴成并不清楚,只是知道这件事情在当时的吴家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当然,这当年的事情具体是怎样,吴成是无从判断,不过这秋锡水的声名还有是和这吴家的联系,吴成却是知晓的。  整个吴家都是在指责劝说当时的吴家家主是和那秋锡水断了联系,但当是的吴家家主却是力排众议,依旧是将吴家的资源稍稍的倾斜到那秋锡水的后人身上。甚至,吴家的家主是不止一次为那秋锡水的后人出手征战的。如此,是在一次征战之中,这吴家的家主最终是身受重伤,这样也是后来造成吴家灭门的一个原因。一位重伤的武道一品高手其实是并没有那么可怕的,所以很多的势力是有了胆子进攻这吴家的,最终是让吴家灭门。  “说说当时是那几家势力引领这皇城的诸多势力埋葬吴家的,还有,若是能够知道这当年的吴家家主是被什么人所伤,这更是重要的。”江有鱼是稍稍的沉默,随后是跟着问道。  吴城没有想到眼前这么一位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打扮的江有鱼是有这样的身份,不过,便是江有鱼这么去说,此时的吴城也是不敢随便相信。  明事理的都是知道,当年那位江湖武道高手秋沂水是最终和帝君站在了对立面。而正是因为这是站在对立面,这么一位武道高手是被那大宁帝君生生的留在这大宁皇城的。  那这么一位明显是有污点的人怎么也不能是被允许进入这个大宁皇城这么一个南院是当值的。且,这个眼前的宛若是世家公子一般的江有鱼在这大宁南院之中的身份地位绝对是不低的。这一点,便是从这些南院高手对待江有鱼的态度上是可以勉强的看出一些端睿。那些南院高手对于这个江有鱼的尊敬毕竟是做不了假的,那这么一个在大宁南院是身居高位的人怎么也不能是这般的出身。大宁南院的每一个院侍在这进入大宁南院之前都是要被调查一遍又一遍的,而这大宁南院的手段在这整个大宁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当年也是身为那吴家嫡系的吴城是知晓的清楚。  “你不信我?但是,对于你吴家家主总是要相信的吧。从阳关,神台,起灵,出招为你们吴家迷烟步法的要义,这是你们吴家的家主当年是亲手把这身法是交到我母亲手中的。”江有鱼是这样的说,那吴城的眼中是陡然生出一份金光,是死死的盯着自己眼前的江有鱼,面色上是带着一份凝重的。这么一份凝重是给与眼前的江有鱼的,吴城身为这吴家的嫡系弟子,自然是知晓吴家的一些修行秘法的。而这迷烟步伐就是吴家一个决定的武道技法,虽然这技法吴城是没有办法修行,但这并不妨碍眼前的吴城是听出这步伐的真假。自然的,这步伐的的确确是真实的。  “你到底是谁?”吴城是厉声问道,这迷烟步法是整个吴家的不传之密,就是一些吴家的嫡系公子在没有获得一些功勋之前也是没有资格修习这个迷烟步法的。由此,是可知这个迷烟步法在于这吴家的重要性。如此,这个江有鱼的身份又是难以猜度了。  “你应该是信任我的,整个大宁都是把你吴家是当做是丧家之犬,你认为凭我此时的身份,你们吴家对我能有什么的利用价值。”江有鱼虽然是把这话说的是很难听,但是这个现实情况的确是如此大。江有鱼看着吴城,他的时间其实耽搁不起的,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处理的。且他还要早点赶回这个大宁渊亲王府休息的,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招惹了那个变得是莫名奇妙的宁负卿。  “且,我只需要知道,当年是哪几家帅先出手你们吴家,还有是哪一方势力将吴家彻底的灭门的。”江有鱼也只想知道这些的,那些其他的内容他是不感兴趣也没那个必要去问的。  吴城是盯着江有鱼望着,最终是学会了一份妥协的。  “这些倒也算不得什么秘密,虽然那外界是盛传乃是现如今的刑司刘司主是杀了吴家,灭了吴家,但在实际上,却是由当今这大宁皇城的诸多势力联手是灭了吴家的。当时,吴家的家主已经是武道一品巅峰的存在,甚至是半步踏入那先天境界。但是,因为你刚刚所问的秋锡水的一个承诺,家主是守卫了秋锡水的一个弟子。这个皇城是想要杀这么一个弟子的人太多,最终我吴家家主是对上了整个大宁皇城半数高手,便是如此依旧是完成了那么一份诺言。但,毕竟这皇城的高手不是等闲,我吴家家主也是因此受伤。最终,是让整个大宁势力都是有了针对我吴家的借口,理由。而此,强大了无数年的皇族最终是落在这诸多势力包围下被显些灭族。”这个吴城的话是让江有鱼心中生出了很多的感慨,果然,当年的事情牵扯太广了。  当然,便是这事情是牵扯的广,也更是让江有鱼明白那老头子为何是不让自己去查当年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这当年的事情是说了不少,也是有很多话是憋在这吴成心中太久了,所为在这吴成是张口之后,按立马是有无数的往事是从这吴成的口中是传出。而等是江有鱼是随着吴成是差不多梳理完当年的历史之后,那门外的院侍陡然是敲响了这小院的院门。  “大人,大人……”几声急促的喊声,是让江有鱼的眉头是稍稍的皱起。江有鱼是稍稍的应了一声,随后又是和吴成交谈了几句。  “如果大人你真是秋锡水秋前辈的弟子,我倒是想要提醒大人你是注意帝宫那位帝君的。不论怎么说,当年的帝君坐上帝位,我吴家也是早早的投效,但最终却是换来这样的结果,若是说这之间是没有那位帝君大人插手,那我是不信的。”这个吴成是看着江有鱼是要转身离开,那稍稍的犹豫最终是开口了提醒了一句江有鱼的。  江有鱼是对着吴成点点头,随后是拉开房门是出了这么一处小院的。  “什么事情?”眼前的院侍是有些的慌张,而这么一份慌张是让江有鱼的眼中是闪过一丝一丝的不悦。  “那言官许大人是查证罗执司的诛心之言,已然是昭告明日早朝送抵朝堂之上的。大人,此事危及啊。”在这大宁皇城混,那自然是对于一些事情是极为敏感的,像是这南院的罗执司一些不当的诛心之言,这在于大宁皇城是足以掀起一场风暴的。  院侍的额头之上是冒着冷汗,那小腿更是忍不住的哆嗦。这言官论事一抓可就是一群的,而便是那么一位南院的执司也是不需这看似巧合的局。所以,这言官大概是志不在此的。  听闻此事,江有鱼的脸色也是陡然变化了,随后是快步的朝着那南院的大门是走去的。  南院的大门,一些南院的执司提司已然是到了不少,那几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挂着一份的凝重。这个罗执司平时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那说话就是不喜欢把着嘴风,而这一次出口,可是把这整个南院的人都是给坑了。  江有鱼出了院门,是看着场中凝重的气氛,铁青着脸是看了一眼那站在一侧的罗执司,随后是打量这南院的大门之外。  “罗绍兵,你真是胆大妄为,莫不是真的把南院是当成国中之国了?”言官是留着青须,那脸上是一副冷笑,眼中更是凝着一份轻微的兴奋。这可是南院,一直是超脱于这大宁皇城诸多世家的南院。而此时,他这么一个言官却是站在这南院门外,是喝问这些的南院的高手。  江有鱼是没有搭理这个言官的言语,而是把目光望的更远一些,在那,仅仅是照过一两次面的刑司司主刘骁是满脸带笑的看着眼前的南院。大概是见江有鱼是把这目光落在他身上,便也是不隐藏,那是踱着步子朝着南院是走了过来。  江有鱼此时是看着出现在这自己身前的刘骁,无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眼前的这么一局就是刘骁设计的了。自己的确是和这刘骁是有些的过节,但仅仅是因为这么一份的过节就是把自己给陷在这一场争议之中,那实在是不明智的。  眼前这个南院的执司面上是冒出一阵一阵的冷汗,那自己的说错一句话,竟然是惹出这么严重的后果。如此,这般是让这执司心中是充斥着一份恐惧的。  非议大宁的律法,或者是因私当众诋毁这大宁的律法,在于这如今的大宁境内,那都是要被严惩的。甚至,若是这言官抓着不放,甚至那有可能是直接判杀头之罪的。  那个刘骁的嘴角是慢慢的扬起,那是露出一份得意的笑容。这份笑容在江有鱼看来,还是有些的欠打。不过,着对方毕竟乃是这大宁刑司的司主,在这身份地位上,江有鱼是要矮上那么半截的。也正是因为这矮了半截,所以江有鱼多多少少的还是保持一份的压制。再说,毕竟是这南院的人是被人抓住了把柄,那自然的也只能是让着刘骁是得意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江湖有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