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第七章第十四节:真实的绝望(下)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章第十四节:真实的绝望(下)

小说: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 作者:苏江城子 更新时间:2017-11-12 12:23 字数:4433
  “可……可是……这样的说法也太牵强了吧?我们一直都是将那个人影当做是凶手来侦察,结果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居然告诉我们这样的一个事实,求求你千万不要再开玩笑了!”井之下目呲欲裂,他难以相信自己一直坚信的调查方向,从根本上就是完全错误的这一个事实。  “可是,刚才的推理你完全能够听懂,我已经用上了能让十岁的小孩子都能听得懂的话来解释这一切了。如果在逻辑上,两个既定事实的结论是相违背的,那么就必然证明,这两个既定事实无法同时成立,这也就代表了,人影和凶手,绝不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以自始至终,我都把凶手称呼为凶手,人影称呼为人影。一直以来将他们混为一谈的是你们。”雾生还是那么淡定,那么冷淡,甚至于有些残酷了。  “就……就算如此!那么,那个人影到底是谁啊?难不成他阻拦警车、之后传来的枪声都是假的吗?那不是他开的枪吗?!”井之下已经急红了脸。  雾生淡淡一笑,慢慢从病房的这头走到窗前,仰望窗外的漆黑天空:“枪声,确实存在;但是开枪的,另有其人。”雾生缓缓回过头来,环视所有人。  植志抚了抚小胡子,贱兮兮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妨设想一下,在所有人都因为谋杀案紧张的时候,此时人体应该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且不从生理来分析,单从心理来看,平常人究竟如何判断有事情发生呢?只能从周围人的反应、周围环境的变化、事件相关事物的出现这几个方面来判断,这是人类的本能,在想要去了解自己不知道的事物时,就会从周围的食物旁敲测推。如果说,这个人影的确与本案无关,那么看到标志性的警车到来,他不可能不会避让,反而还来阻拦警车;如果和什么大案子拉上关系了,会很麻烦,这就是一般人的思维;再加上普通人对警察心底里的未知带来的恐惧,所以如果是无关者,应该不会造次。由此判断,这个人影必定和本案有关系。”  “您的意思是……共犯?”井之下惊讶的看着植志。  “这你就得问雾生家那妮子了,我只负责排除一些心理推理可以分辨出来的真相,判断不了的就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了。”植志点燃香烟,走到床边吞云吐雾起来。  “共犯?这只是一种情况。我们假设人影的确参与了本案,那么他在本案之中扮演的角色就那么几种:1:死者。2:凶手。3:警方人员。4:侦探及其助手。5:法医等刑侦人员。6:嫌疑人。7:共犯。8:帮助真凶摆脱嫌疑的工具。9:警方卧底。10:第三方势力,也就是真正的无关者。我们可以判断,这个人影不是死者、凶手,也不是警方侦探等刑侦成分的角色,那么就可以把1、2、3、4、5、9都排除掉,由于判断人影的确涉入此案,排除10,只剩下6、7、8了。”雾生接过话头,整理着自己的黑色手套,缓缓地道。  “还是有三种情况,我们根本无从判断啊……”雨宫面露苦色。  “想要判断出来,其实很简单。无论是哪种情况,我们都要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剩下的情况之中,每一种情况所包含的身份都不会是正面的。既然如此,也就预示着此人的根本性是一样的。但是,一切的前提都必须是——这个人影得是个人!”雾生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话语的内容却如一块巨石砸入池塘之中,激起万千水浪。  如果连这都听不出来,在场这些人自然就是白活了。林赶紧抢过话头,加紧问道:“雾生小姐,你的意思,难道是在说,那道人影根本不是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排除6和7两种可能性,它就是帮助真凶摆脱嫌疑的工具,是真正的工具。”原木接过话头,继续补充道。  “怎……怎么可能呢!如果那是道具的话,那那道人影是怎么形成的?是什么东西把那么精美的套装撑起来的?”丽理赶紧问道,这似乎是他们这些嫌疑人洗脱嫌疑的机会。  “并不需要撑起来,那仅仅只是一件衣服而已。里面是空的,只需要外面的套装就够了。”雾生道。  “我想丽理小姐的意思是,如果没有什么东西支撑,他不可能立得起来啊!”土垣补充道。  “不需要。当时我们在现场有发现钓鱼线。盘山公路上的钓鱼线,是否很是奇怪?这里没有鱼,理应用不到钓鱼线,可是它却出现了。也就是说有什么人把它带过来了。而这山路的尽头仅仅只有雨宫家的公司,那么来源就很好判断,不是我们这些外来者,就是公司内部的人。但是却侧面证明了,钓鱼线出现在这里的意义非凡。再加上钓鱼线发现的位置是路灯下,而当时人影也是站在路灯下,就可以联系起来了。也就是利用钓鱼线,将伪装用的衣服吊在那里,伪装成一个人!其实就是为了让警车在猝不及防之下难以分辨是人还是衣服,从而刹车导致事故,为真凶的作案提供便利!”雾生拧着秀眉义正言辞的道。  “可……可这又有什么办法证明呢?”竹中额头上微微冒汗,似乎是被这惊人的推理吓到了:“这么荒诞的推理,想要别人相信,必须得要点什么证据吧?”  “要证据,自然是有的,那就隐藏在这段录像里面。”雾生拎出了电脑。  还是那段画面,在近光灯突然照射到那道人影的时候,雾生暂停了画面:“仔细看看吧,看看这画面之中,有什么地方是最不协调的!”  “最大的漏洞就来源于此,如果大家的眼睛够雪亮的话,就一定能够发现,那个最为奇怪的地方。结合大家的生活常识,大家就没有发现这个画面里面隐藏着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原木此时也插嘴了,作为第二个看透真相的人,他自然也有自己的发言权。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凑上前去,恨不得把脑袋插到电脑屏幕里面,找出那个最为奇怪的地方。但是令所有人绝望的是,他们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这不就是一个穿着羊毛呢子大衣、戴着牛仔宽边帽、抽着七星香烟的家伙吗?究竟哪里很奇怪了?究竟哪里看出它就只是一件外壳而已啊?  就在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雾生突然走到灯的开关那里,直接将病房的灯关掉了。顿时整个房间充斥着黑暗。丽理顿时发出惊人的尖叫声,男士们也纷纷夸张的大叫着。  “安静!”雾生厉喝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手电筒,直接照射在穿了警用呢子大衣的井之下身上。井之下马上捂住眼睛,试图逃避灯光的照射,但是所有人都发出了恍然大悟的惊呼声。  “你们看!不一样啊!完全不一样啊!”拎着电脑的三川激动地跳下病床,指着画面之中,人影投射在地上的影子!  本来来说,人影的影子应该只有路灯的影响,投射在很小的范围内,完全无法辨别形体,但是有多少光源就会有多少影子,警车的近光灯将人影的影子投射到远处。和井之下的影子不同。井之下的影子,首先是鞋,之后是防水的警服的裤子,然后是警用呢子大衣,之后是警帽。但是画面中的那个人影,竟然没有腿部的影子!也就是说,要么此人没有腿,要么就说明,它是个假冒的道具而已!此人没有腿的话就不可能站立的起来,因此,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人影分明就只是什么东西的伪装,根本不是人!  “诶?”原木微微一愣,赶紧道:“雾……雾生同学,你觉得奇怪的是这个点吗?虽说也可以证明这是个道具,但是似乎和我的疑点不太一样……”原木指着录像画面内的人影嘴巴部位的香烟:“你们不觉得这个很奇怪的吗?”  “呃……抽烟而已,没什么奇怪的啊。”井之下汗涔涔的道。  “井之下警部,抽烟这种行为的确没什么奇怪的,但是请你告诉我,这个人影所抽的香烟是什么牌子的?”原木追问。  “香烟的滤嘴那一圈很清晰地拍下来了呀,是七星牌的。”  “你又是怎么知道是七星牌的?”  “还能怎么样……看到的呀……看……”说到这里,井之下的冷汗顿时往下掉,所有人都发出一声赞叹声。  “是的,如果那个人影真的在抽烟,那么就应该是烟被点燃的地方对着我们,我们就应该只能看到香烟的横截面;可是在这里,我们却能够看到香烟的整体,知道它是什么牌子的,也就代表了,这根香烟根本就是垂在那里的,根本没有被人叼着,而是更像吊着!”原木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许多。  所有的人陷入了沉默……  “可是……如此一来……”土垣轻咬下嘴唇,有些难以相信最终的结论。  “最终的结论就是:当时车辆正前方能够开枪的那道人影,根本不存在,由于三川先生的DV机一直对着正前方,也就因为录像,证明了车的前方没有进一步的暗杀。由于林小姐的判断,子弹是从额头射进死者头颅的,也就是正面,排除了背后有人暗杀的可能。那么唯一还有可能对死者实行暗杀的……就只剩下两个人了……”雾生将冰冷的目光投向那两个人——警车司机、二十年老警察藤宫以及坚持操守的警察、井之下的得力助手三川!  “可是!由于我们可以看到录像的画面始终靠着车子内部的中央,差不多可以判定三川先生是用左手拿着DV机,也就是说,坐在副驾驶座的三川先生唯一可以用来暗杀的左手此时拿着DV机,如果用右手持枪杀人,那么必定会经过DV的镜头,这样一来录像就失去了意义。所以,左右手都不可能持枪杀人的三川先生不是凶手,凶手只可能是……藤宫先生!凶手就是你!”雾生用那仿佛看尸体的眼神看着藤宫。  “原来如此!这也就解释了尸体身上的种种疑点了!为什么死者的子弹入射洞周围会有灼烧伤,是因为枪离额头太近,所以火焰快速燃烧产生的热量将弹孔周围的皮肤灼烧了呀。而且,为什么子弹的整条轨迹,是从相对低的角度入射的,是因为当时坐在车里,驾驶座的高度的确要比其他座位更低一点啊!”林一拍手掌,对这段推理啧啧称赞。  “嘿嘿~撞破护栏看上去可是相当刻意的,护栏残骸上还有青色和黑色的漆,黑色的漆来源于警车,青色的漆就是来源于车牌了吧(日本本州地区的车牌周围是青色的)?还能留下这样的痕迹,可谓是相当刻意的去撞护栏呢。你说你是漂移出去的,可是为什么会有车牌的漆呢?”植志也终于找到了属于他的疑点!  “不不不不!怀疑警察什么的!太荒谬了!!”井之下忍不住咆哮起来,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响,咬牙切齿的道:“不对!不对!如果这一切都是藤宫做的,那么,那些被利用完的衣服呢?道具呢?他当时已经重伤昏迷了,我们有目共睹,他哪里还有能力收纳道具?”  “所以说……”原木上前,搀扶住摇摇欲坠的井之下,露出同情的表情:“还有共犯啊。虽说不知道是谁,但是必然有。率先在路上布置好道具,收纳道具的,就是共犯啊。井之下警部,你就不能想想,多人犯罪的可能吗?”  井之下的眼泪爆棚而出,他还在尽最后的一丝力量做着垂死挣扎:“证据呢……如果没有证据,我不允许你们就这么随便指认我的部下!!”  “手套。”雾生脱口而出,让所有人为之震惊。  “司机需要佩戴行车手套,这是日本的共识。也就是说,开车时,凶手戴着手套,如果以此开枪,手套的表面就会有硝烟反应;而之后凶手重伤被送到医院,警服什么的也全部作为证物收纳了起来。他没有任何时间和能力处理那上面的硝烟反应物。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将那副手套送到实验室,进行深度的硝烟反应测试。相信,会有结果的。”雾生是那样的冷漠,仿佛世界的存亡都与她无关。  “好!我马上派人去办!我会向你证明,藤宫——我的部下,是无罪的!”井之下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就打算去召唤证物科去鉴定。  “不用了。”坐在床上的藤宫露出一种非常诡异的表情:那是一种满足、傲慢、卑微、空洞无神、狂热的眼神,这么多的含义,凝练成两个字,那就是:绝望!  “雾生绫子小姐,原木城先生。你们赢了。但是,绝望,越发的喜欢你们了!!”  带着那绝望的眼神,藤宫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仿佛凝聚了世上一切负面情绪的笑容,在那老迈的面孔之上,久久盘旋,不愿离去……  (未完待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