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生花人心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人心

小说:彼岸生花 作者:浮世伤 更新时间:2017-11-13 00:39 字数:3824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妄动杀念,还请……”  “说得好听!”渺渺目光凌厉,凝视着他,“那今天你带着那么多人去干嘛,嫌佛界太清冷去凡间玩乐的吗?”  “这……”  “每次你们那么大阵仗,不是去杀人又是去干什么?”渺渺突然笑了,“给我说说,你们这次又是去杀哪个?”  “阿弥陀佛,除魔伏妖乃我等分内之事。”  “啊哈哈……”渺渺大笑,笑着笑着,她的声音变得悲凉,似是记起了什么往事。  “施主,你?……”燃灯被她弄得糊涂了。  “除魔伏妖?好借口!”渺渺拍手鼓掌,语气变得狠决,“自诩为正的伪君子!就因为你们的一句除魔伏妖,有多少无辜生灵丧生在你们这些伪君子的手上!你是去追杀妖界的少主和二小姐吧?呵,除非你今天杀了我,不然你休想过去。”  “女施主,你庇护魔头,现在回头,为时不晚。”  “呃呵呵……”渺渺又恢复那风情万种的样子,“那佛祖有没有想过,我也是魔头啊,还是上古妖魔,不知佛祖有没有除掉人家的意思啊?嗯?”  燃灯也猜得出今天渺渺是不会让他过去的:“女施主早已不理六界之中的事,为何今天一力护着妖界的少主和二小姐?”  渺渺伸个懒腰,曼妙的身姿极其诱人,她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道:“人家今天心情好,不给啊?哎,佛祖身边怎么也跟着一个美人啊?呃呵呵……”  渺渺看向燃灯身后那个立于云端黄绿相间衣服的女子。她看起来不像佛界的人,没有穿佛界的袈裟,没有用佛界的宝物,倒像个仙界的仙子,梳了个云鬓,穿着颜色略显单调却是鲜丽的衣服,衣服上还配有几根绿色的羽毛做装饰。  “莫不成,”渺渺笑道,“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明王孔雀仙子?”  孔雀自上而下的看向她,眉头略微皱起:“我看你也不像罪大恶极的妖魔,快些让开,今日之事,一笔勾销。”  “人家不想让开,怎么办?”渺渺用右手手背托住下巴,看向孔雀。  “哦?”孔雀但是没有像其他神仙那样,说些再执迷不悟就除掉你之类的话,“你觉得,你可以挡住我身后的数万佛界弟子?”  “呃呵呵……”  渺渺一颦一笑间,孔雀似嗅到了淡淡的桃花香,下一刻,渺渺已经出现在孔雀的面前,把孔雀吓了一跳。  “你……”  “我?人家怎么了?”渺渺指着那些佛界弟子道,“人家连佛祖都不怕,还怕这些草包啊?凭你们能拿人家怎样?”  说完,渺渺突然不见了,孔雀再向地面看去,只见渺渺以一个非常懒的方式坐在一块石头上,悠闲地看着他们。  孔雀飞到燃灯身旁,问道:“佛祖,这妖怪什么来历?怎么修为那么高,我记得六界中没有她的记录啊。”  风和日丽,太阳底下坐在石头上的渺渺显得特别的妖媚,渺渺在远处挥手说道:“人家只是一个小小的妖怪而已,就不劳明王惦记了。”  燃灯看了看渺渺,无奈叹了口气,转头对孔雀道:“她便是当年为了阻止我那徒弟去救凤仙而落下诛仙台的桃花妖。”  “什么?是她?她怎么还活着?”孔雀略带疑惑的扫了渺渺一眼,同时也知道今天是过不去了。  “阿弥陀佛,孔雀,你带着众弟子先回去吧,今天就算我等能拿下她,也要耗费几天的时间,那时傲玲衣和傲帝灵怕是早已走远了。”  孔雀拱手道:“遵法旨。”  孔雀纵身飞向高空,朝佛界弟子喊道:“撤,回灵山。”  孔雀带着他们化作金光飞走,渺渺轻笑着朝他们挥手:“慢走,人家不送了啊……”  渺渺懒懒散散地起身,忽然就出现在燃灯面前:“不知道佛祖单独留下想说什么?”  “贫僧有一事不明,为何女施主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这有什么好说的啦,人家想你了,特地过来看看你,不给啊?”  燃灯忍不住笑了笑:“女施主真会开玩笑,既然女施主不肯说,那贫僧告辞。”  “不送了啊。”  燃灯只闻到一股淡淡的桃花香,再看去渺渺已经不见了,那数千个黑衣人也化作黑云飞走。  ……  渺渺这边因为燃灯的关系没有打起来,但是玄蛇那里就没那么轻松了。  傲玲衣亲自率领暗锋的人与蛟族的人交战,双首虽是第一次与傲玲衣交手,也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这个平时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绝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傲玲衣摔人拦截蛟族是在妖界东方的一片原野上,那里群山遍布,树木参天。傲玲衣与双首打了十几个回合后,两个人各站在一个山头对峙着。  灵木手镯飞回傲玲衣的手腕处,闪着紫光。  高山之上,冷风袭袭,傲玲衣将被震得微微发抖的手收在身后,看着完全没事的双首,冷冷道:“双首长老,你虽是妖界元老,却带兵追杀我,以下犯上,现在你若回去,本小姐可以将所有的事一笔勾销。”  双首仰天大笑,道:“傲玲衣,你是我妖界的二小姐,地位在我之上不假,可是你别忘了,你偷学星辰剑诀,犯妖界大忌,你哥哥勾结神界,也是罪无可恕,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再说你是妖界的二小姐?”  “哼!只要我师父没定我的罪,我依旧是妖界的二小姐,你以下犯上,也是罪无可恕!”  “我呸!白何算什么东西,上任妖王真是瞎了眼,居然把王位传给那个神族的人!白何徇私枉法,包庇你们兄妹,他不配做妖界之王!”  “哦?那谁配?你吗?”傲玲衣怒极反笑。这双首分明是想借这次的事夺取师父的妖界。  “哼,那是自然,老夫为妖界出生入死,到头来什么也没有。”  “什么都没有?好一个什么都没有,亏你说得出口!双首,你们蛟族可以说是妖界势力最大的,师父对你也是礼让三分,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双首不解:“老夫做了什么?我做的都是为妖界好。”  “都是为妖界好?好、好、好!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傲玲衣伸出右手指着他,风吹动她的袖子,“双首,你给本小姐听好了,你觊觎王位,死罪;擅自发兵包围红尘姐的离火殿和我的灵木殿,死罪;发兵追杀我和哥哥,死罪;你刚刚说的话,也是罪无可恕。”  “你!……”双首气极,这些都是他所忌讳的,别说傲玲衣,论身份红尘都比他高,“你一个妖界的罪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呵,真是笑话,我是谁?”  “你是谁还要问我?”  “那你觉得我有没有资格?你哪里知道的我就不能学星辰剑诀了?”  双首哈哈一笑:“星辰剑诀是只有妖王和王后,还有妖界继承人才可以学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你……”  “我?我什么?我就不能是妖界的下一任妖王?”傲玲衣目光凌厉的看着他。  双首迟疑了一瞬,略带疑惑地看了看傲玲衣:“你?那你哥哥是什么?”  傲玲衣对上他的目光:“谁告诉你,妖界不能有两个王的?”  双首迟迟没有动手,是忌讳傲玲衣身后那个黑衣人。傲玲衣不是他的对手,但那个黑衣人……  “二小姐,你的这些势力,少主恐怕不知道吧,如果我告诉少主……”  双首得意一笑,“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怎么想?你不是应该考虑哥哥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吗?”这种事,她完全不需要担心。  “你!……你这个贱人,平时看上去那么天真无邪,背地里却是一个心计那么重的人!你恐怕也觊觎王位不少时间了吧?”  “蠢得无可救药,本小姐需要觊觎吗,你以为我是你吗?我要当妖王我哥哥会和我争吗?”  傲玲衣身后的黑衣人愣了一下,主上想当妖王?怎么可能,这不对呀,难道他一直都没有看懂主上?  “傲、玲、衣,”,双首咬牙切齿地道,他终于明白了,“你早就计算好了是不是?星辰剑诀,勾结神界,逃去魔界,这一切,不过是你逼走你哥哥的办法是不是。就连我们蛟族,也是你利用的对象是不是?神界、佛界,紫黎,风溪,现在的整个六界,都被你玩弄在鼓掌中,好算计啊!不愧是白何的徒弟!”  “你还是挺聪明的啊,不算太蠢,”傲玲衣抬眼看着他,“只是可惜了,你的聪明不足以支持你的野心。”  “啊哈哈哈哈哈哈,傲玲衣啊傲玲衣,没想到你的心计那么毒,你故意让傲帝灵几个先走,是想让他们先遇到神界的人送死对不对?”  傲玲衣终于有点佩服他了:“猜得很对,我故意使用星辰剑诀,再故意派人通知紫黎姐姐的那个师弟,让紫黎姐姐来妖界,逼走哥哥,如果我没计算错的话,现在哥哥应该遇到神界的人了。”  双首看着傲玲衣得意的笑容,突然大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哈,老夫自以为精明一世,不想却不及你这女娃娃万分之一,你敢只身去神界,让你哥哥犯妖界大忌,引起六界势力的交锋,你再动用你暗中那可以遮天的势力,坐收渔利。神界、佛界、我蛟族还有护着你的妖王,都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  “你这是佩服本小姐吗?”  “佩服、佩服、佩服,”双首连拍三下掌,“老夫是做不到那么狠,傲帝灵对你那么好,他一定没想到他最想保护的人,他最信任的人,他最牵挂的人,居然一直想置他于死地。他为了治好你,差不多踏遍了四海八荒,而你,居然可以在暗地里做到那么绝,那么狠,傲帝灵就算死也不会瞑目吧。”  “这个嘛,我猜会的,他对我那么好,不会怪我的,到是你……”傲玲衣的目光冷了下去,“很快就要死不瞑目了。”  傲玲衣背后的黑衣人,也就是玄蛇,身后的黑色衣袍因灵力激荡而飞舞。  “慢!”双首伸手阻止,然后朝傲玲衣跪下,“属下今天什么都不知道,之前属下冒犯二小姐,知是死罪,但还请二小姐看在上任妖王的份上,饶老夫、饶我们蛟族一命,老夫从此不理妖界之事。”  傲玲衣身后示意玄蛇退下,飞到双首所在的那座山山顶上:“你走吧,看在我师祖的份上,今天你知道的事,要是敢说出去半个字……”  “属下什么都不知道。”  傲玲衣满意地点了点头,朝玄蛇喊道:“撤兵。”  玄蛇迟疑了一下:“主上,这……我们不管少主了吗?”  傲玲衣道:“我不想说第二遍。”  玄蛇叹了口气:“是。”  ……  傲帝灵他们几个往魔界飞的方向飞了没多久就遇到了拦截他们的神界大军,十万金甲天兵将他们包围,为首的天神,一个和傲帝灵年纪差不多,穿着九龙玄衣,正是天帝九龙。有一个白发苍苍,拿着神杖的老人,紫黎认得,他是天帝的老师,玄虚。剩下两个,紫黎再熟悉不过了,九龙的长辈,九华,她的师父,还有风溪的师傅,明乾。  紫黎和风溪朝他们各自的师傅跪下,齐声道:“弟子不肖。”  九华失望的面容隐藏在白色的面纱下,她微不可闻地轻轻叹息。明乾则是怒喊:“逆徒!”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彼岸生花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