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橙第二十四章在劫难逃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四章在劫难逃

小说:青橙 作者:羿宸 更新时间:2017-08-12 23:59 字数:3021
  母亲的毛衣穿在身上别提多么温暖了,在妈妈给我套上的那一刻我留下了眼泪。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穿上妈妈亲手编织的毛衣,天蓝色的鸡心领套头衫。穿上之后我就不舍得脱下,在镜子面前不停的观赏,摆着不同的造型,完全就像一个小孩子,整天都挂着笑容。恨不得跟所有人都说这是我妈妈给我织的毛衣,是不是很好看?  妈妈看着我如此高兴,也非常欣慰,她一直害怕我不穿她给我织的毛衣,也怕穿上不合身怕我不喜欢,因此直到我穿上后那种爱不释手的样子才放下心来。这么多天第一次展开了微笑。  这天晚上我依然按照往常放了学奔向医院。就在走出校门不久,一个黑影从背后闪出。他快速走到了我的身后,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对方蒙着脸,我俩对视了一下。只见他上来就是一拳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脸颊上。我向后退了五六步差点跌倒。  我大声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打我?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是不是尉迟林潇?”  “就是我,怎么了?”  “那就没认错,今天就是你的最后一天,再看一眼这个世界吧,下一眼你就赴黄泉了”说吧又跑上来飞踹一脚。这次我有了防备,一个侧身对方扑空。然后我回手一拳打向他的面门。对方也早有防备,向后一闪便躲过了我的攻击。之后那个人向前一窜,立刻来到了我的面前,抬起膝盖顶在了我的小腹上,我疼的立刻倒地不起。对方看来有备而来,而且如他所说招招凶狠,就是奔着要我的命来的。他看我倒地不起,便缓步走来发出阴冷的笑声。你也有今天,说完便从口袋中扽出一把匕首,就要取我性命。就在刀刺向我的脖颈之时,我随手抓起地上沙土一扬,对方一下迷了眼睛。我忍着剧痛照他裆部就是一脚,对方哭叫一声我头也不回的踉踉跄跄的往前方跑去。对方也缓缓起身拼命地追我。我急中生智又跑向了学校附近的那片棚户区,寄希望于这样能够躲过一劫。可后来才知道我恰恰跑进了对方早已设计好的圈套中。  跑进棚户区的小巷,我左转又窜很快便找到一个小角落躲避起来。耳边不远处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声音,可是不一会就没有了任何动静。我看着手机的时间,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便试探性的走了出来。此时早已漆黑一片,棚户区的残垣断壁伴随着深秋的寒风一种毛骨悚人的气息弥漫着四周。由于现在的这里已经开始进行了拆迁,所以跟往常的印象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以为对这里很熟悉,可是进来后才发现早就大不一样。以前很容易就能走出去的路线如今早已破烂不堪,我不得不承认已经完全被困在了里面。就在我想无头的苍蝇四处乱撞之时,后面突然发出声音:“怎么?走不出去了?要不要我带你一程啊?”  我顺着话音回头看,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那个黑衣人。我大惊失色转身就跑,黑衣人快跑几步上来一个飞踹就将我踢到在地。然后拿起匕首就向我刺来。我急忙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躲开了致命一击。随手捡起地上的砖头向对方掷去。黑衣人灵活的都躲避开,然后迅速向我逼近。我赶忙起身又向左侧的小路跑去,黑衣人紧追不舍。最后我跑到了一个死胡同,我回头转身,黑衣人已经到了身前。  “这次你跑不掉了吧?天要绝你神仙也救不了你,你乖乖的受死吧。”  “等等,我今天确实活不成了,但是我就想知道我跟你究竟有何深仇大恨?一定要我死?”  “你死到临头了还在做无谓的挣扎?你以为我没事闲的找你玩杀人游戏?你以前做过什么事自己不知道吗?还要我一一道来?”  “你我素昧平生,我做过什么让你非要取我性命?”  “我是替人报仇,看来你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一点悔意都没有啊?如今还在这逍遥自在?我告诉你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今天就是替人来收了你的命,少说废话你受死吧!”  说着黑衣人手握匕首就像我的胸膛刺来。我看准时机,拿起书包挡在胸前,匕首深深的狠狠的扎进了我的书包,对方并没有放弃仍然用巨大的力气像里面扎去。我被逼到墙角早已无路可退。就在此时,对方向前发力时脚下猜到了一块碎石,没有站稳一个趔趄。我看准时机将书包一转别掉了他手中的匕首,然后上去一个肘击打倒了他的下颚,对方瞬间到底然后流出鲜血。我看着他哀叫着然后浑身开始抽搐,我一看有些不妙不过强大的傲气心让我想知道就是谁非要取我性命。我伸手拽下了他的围巾,一个熟悉的面孔让我大叫一声:“陈星!你没死?”  我顿时坐在地上,张着嘴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难道陈星没死?不对呀法院都作出审判了,尸检报告都有了不可能还活着呀。我服气陈星质问道:“陈星,你怎么没死?”  “我不是陈星,我是他弟弟陈亮你杀了我哥哥,我是来报仇的。”  “陈星不是我杀的,你们都误会了。”  “不是你杀的?法院都裁决说你是正当范围了,脑部的致命一击也是你打的你居然说不是你杀的?你还想忽悠谁呢?”  “你哥哥真的不是我杀的,我确实用石头打了他,但是是他的头顶。而他的致命伤是后脑部位完全不一致,你说我怎么可能是杀他的凶手呢?”  “尉迟林潇,我了解调查过你。你家庭不好但是学习不错,能够顺利走到这一天你肯定有你的手段,不过今天你再怎么说出花样,也不会改变你杀了我哥哥的事实,你的命我今天要定了。”  说完这句话,陈亮发出了刺耳的笑声。然后身上一颤,我就感觉到自己肚子有些麻木,我顺势一看,一把尖刀刺进了我的肚子。这时一股钻心的剧痛让我大叫一声。我站起来狠狠的踢了陈亮一觉,捂着肚子就向路的另一端跑去。  我的步伐越来越沉重,浑身越来越无力。在一顿乱撞之后我跑出了棚户区来到了大马路上。身上的鲜血不停的向外奔涌,我伸手拦车可是没有一辆车停下。此时的自己已经无法站立,跪在地上浑身冰冷。最后倒了下去开始抽搐不省人事。当我再次睁开眼睛之时,我已经被送到了医院,戴着呼吸机,各种监护设备全都按在了我的身上。一旁的妈妈深情的望着我,红红的眼睛让我知道她为了我有多担心。我无法说话,只是对她微笑了一下。妈妈看见我已经睁开了双眼,突然露出了微笑,她向我点点头跟我说:“儿子你醒了?你放心没事了,有妈在呢你别怕。”说完我感到浑身剧痛又乏累紧接着又昏睡了过去  半个月过去后,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转移到了普通病房。警察先后来过两次询问我到底是谁要杀我。我一五一十的跟警方交代了缘由。而警方也一直在全力的搜捕陈亮。又过了半个月,得到消息陈亮已经死亡。在附近的带状湖发现了他的尸体,目前是否属于畏罪自杀还是他杀没有定论。所以究竟后面有什么隐藏的事情暂时没了线索。警方跟我说要我时刻提高警惕,短短半年时间牵扯到两条人命。对方的家属很可能还会有报复行动。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身边,而且也花钱从专业的安保公司聘请了几名专业 私人保镖来对我进行看护。我也在不停的问自己,为何总是对我来,为什么让我牵扯到这么多的事情呢?  正当我以为一切恢复平静之时。医院病房的大门突然被踹开,突然进来两个人闯进我的病房直接本我而来,周围的保镖赶忙上来阻挡,对方手中握有凶器,一对明晃晃的砍刀上下纷飞的砍向保镖。保镖手中拿起甩棍进行还击,病房内瞬间变成了战场,我好像一群恶狗的骨头一样你争我抢。妈妈此时正好出去给我打开水不在屋内。如果被坏人遇见真的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保镖的能力果然名不虚传,几个回合就将对方的武器打掉。对方看大势已去转身跑掉。保镖怕我被暗算因此也没有去追击。就在此时,母亲回到病房,看到这一切简直犹如电影版的残酷。好在她坐在轮椅上不然一定会摔倒在地。我握着妈妈的手不停的安慰着她。过了一会终于缓过神来。  “儿子,此地不宜久留,妈妈要把你带走,离开这里”  这次我没有拒绝,因为太多的坎坷让我不能再任性的坚持。面对一次次血淋淋的威胁,我必须离开这里,否则后果难以设想。就这样母亲开始办理转院手续,把我转移到北京这样至少不会有生命的威胁。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青橙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