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天剑霸天下第十二章颠倒黑白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颠倒黑白

小说:锻天剑霸天下 作者:灵魂燃烧 更新时间:2017-08-13 15:16 字数:3987
  谢天寒模棱两可,面面俱到的话刚说完,独孤破天面色顿时阴沉下来。  坐在他身旁的谢天寒,瞟眼看见他的脸色,身子震了震,眼中有一丝阴冷一闪而过,缓缓低下了头。  “嘭!”  一声大响,众人尽皆骇然!  独孤破天终于按耐不住,一掌拍在面前的茶几上,茶盅里的茶水四处飞溅,他霍然站起,怒喝道:“一派胡言!不用说了,叶云鹤滥杀同门,其罪当诛!”  花诗语一惊,抬起头来,眼中的哀伤变作愤愤不平。  独孤破天铁青着脸,冷冷道:“这妖孽来历不明,滥杀同门,今日定要将他就地正法。”  众人大惊失色,白衣人霍然站起身来,花诗语霎时脸色发白。  谢天寒冷眼旁观,不动声色。  其余人等一脸茫然,隐隐担忧。  反倒是花舞影沉不住气,迟疑道:“掌门师兄,是否等事情水落石出再做决定?”  独孤破天冷哼一声,道:“我早已令鹿舟隐师弟查探过两人的伤势,叶云鹤乃是被沐轻雪所伤,并无中毒迹象,由此可见,花诗语为了替他开脱罪名,所言不尽不实。”他侧过头去,盯着白衣人,冷冷道:“慕容峰主,你也查探过他的伤势,我有没有说错?”  白衣人铁青着脸,颓然坐回檀木椅,木然点了点头。  自己最得意的两名弟子,一死一重伤,独孤破天如何不恼,若非叶云鹤奄奄一息躺在担架上,指不定早已被他一掌拍死,以泄心中怒火。  就在此时,谢天寒断然道:“ 掌门师兄且勿过分武断,妄下结论, 谢某毕生阅人无数,自认从未看走眼过, 我相信花诗语所言非虚, 或许其中另有蹊跷,也未可知!”  这番话可说无礼之极,大殿之上,顿时一片哗然。  独孤破天冷冷看着谢天寒,心中不断思索,揣度他说这番话的用意。  “放肆!”  秦山岳一声怒喝,大声道:“谢天寒,你仗着幽篁峰实力强盛,便敢以下犯上,其罪当诛!”  独孤破天暗恨这秦山岳有勇无谋,说得如此明白无误,丝毫没有转圜的余地。  大殿之上,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呀!叶云鹤,不要杀我……”  却在这时,一声大呼,响彻大殿。  大殿之上,众人尽皆耸然动容。顺着声音看去,赫然竟是曲忘机醒转过来,人还躺在担架上,一头一脸冷汗直冒,双手胡乱挥舞,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两名长门弟子神色怪异,上前搀扶,众人神态各异,或惊讶,或不屑,不一而足。  曲忘机茫然四顾,片刻过后, 逐渐清醒过来,似乎意识到什么,在两名师弟搀扶下,挣扎着离开担架,跪匐在地,沙哑着嗓子,磕头叫道:“师父,弟子险些被叶云鹤这个恶人害死……”  花诗语气急道:“你胡说!明明是你们想杀人灭口。”  萧残旗一声大喝:“曲忘机,你偷练魔教邪功,妒忌同门,以至杀人灭口,可有此事?”  曲忘机兢惧交加,头不断磕在地上,掩饰心中的惶恐。  独孤破天微一皱眉,道:“曲忘机,尽管照实说来,为师自会为你做主。”  曲忘机听独孤破天语气有袒护自己之意,心中稍定,却忍不住疑惑:“按说自己御使邪功,又施放毒雾,只需一探郑书桥和叶云鹤伤势便可分辨出来,是了,郑书桥灰飞烟灭,已经死无对证,但是叶云鹤呢?”  想到此处,曲忘机镇定心神,偷眼看了一下不省人事的叶云鹤,眼珠子一转,缓缓抬起头来,晃眼见四周各位师叔伯面色不善,心中已有计较,道:“当时,我和郑师弟奉命去给各位师叔送信,岂知郑师弟一路跟在我身后喋喋不休,讥讽弟子存心不良……”  他察言观色,料想到花诗语已经全盘托出事情的经过,因此也选择了照实叙述,只是关键之处与花诗语所说才有出入,不愧是“说谎者”,深谙说谎之道--谎言隐藏在真话之中,令人虚实难辨。  他说道:“郑师弟持才旷物,向来对我不服,弟子一时气愤不过,与他斗得两败俱伤,这才让叶云鹤这恶人有了可乘之机……”  花诗语大声喊道:“你胡说!你们才是恶人!”  独孤破天历喝道:“大殿之上,不得喧哗!”  花诗语咬了咬嘴唇,黯然不语。  曲忘机继续说道:“叶云鹤仗着手中有神侯弩,不断羞辱我们,并且逼迫我们对天发誓,不得泄露半句……”  这时,谢天寒问道:“他是怎么胁迫你们的?”  曲忘机道:“叶云鹤巧言令色……”他想了想,学着叶云鹤的语气道:“叶云鹤说:就是这样,虽说同门师兄弟切磋武技,落败难免,可是,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大家何不发个誓言,今日之事谁都不可透露半句! ”  叶云鹤玩世不恭,惫懒的神态他竟然学得有七八分相像。  谢天寒点了点头,道:“既然“逼迫”你们发誓,说明他并未想过杀人灭口,后来,你们又是如何打起来的?”  曲忘机愣了一下,反应倒是不慢,道:“ 郑师弟见他年轻气盛,便怂恿叶云鹤与我一战……”  谢天寒打断他的话,厉声喝道:“郑书桥有没有说 过“今日不除叶云鹤,将来必将你我踩在脚下!”这等话? ”  曲忘机心思百转,心道:“既然郑书桥一死,何不将所有罪责推在他头上,恐怕也只有如此方能自圆其说。”计较一定,他点了点头,道:“郑师弟也是年轻气盛,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弟子却是不敢苟同他的想法。”  谢天寒沉吟片刻,道:“如此说来,一切的起因皆是因为郑书桥和叶云鹤两人年轻气盛,互不相让?你可要考虑清楚再回答。”  曲忘机听他话语中大有深意,忍不住疑惑,向独孤破天望去。只见独孤破天饶有深意看了曲忘机一眼,眼帘缓缓低垂,半闭眼睛。  曲忘机心中“咯噔”一声,不明白师父向来强势,此刻却为何摆明息事宁人的态势。他来不及细想,毅然道:“谢师叔明察秋毫,正是如此。”  谢天寒点了点头,一挥手,示意他继续述说。  曲忘机:“后来,郑师弟与叶云鹤一言不合动起手来,不料那神侯弩威力惊人,可怜郑师弟一照面便灰飞烟灭……”说到此处,曲忘机一脸后怕,惊恐万状的神情确非假装出来。  “喔!”  这时,谢天寒目不转睛盯着曲忘机,冷冷道:“照你所说,是谁先动手?你却又是如何逃过一劫?”  曲忘机做出羞愧难当的神情,诺诺道:“是郑师弟先动手,弟子惭愧,贪生怕死,见他们争吵的越来越厉害,担心殃及鱼池,便想早早离开是非之地,谁知还是被神侯弩所伤,所幸捡回一条命来。”  至此,通过花诗语和曲忘机两人的回忆叙述,整件事情的大体轮廓已经显露出来,两人述说的经过基本重合,但是曲忘机御使邪功、羞辱郑书桥欲杀人灭口、以及施放毒雾这些事,至始至终他都抵死不认,两人各执一词,无法确认。  最后,谢天寒望定曲忘机,问道:“郑书桥能和你一战,想必已至太虚境六重,叶云鹤若非身负神侯弩,鹿死谁手,事未可知,是吗?”  曲忘机茫然点了点头,谢天寒也再不言语。  此刻独孤破天站起身来,凌厉眼神扫视众人,摆足了掌门气派,大声道:“此事已经基本查明,叶云鹤和我那不肖弟子因为年轻气盛,发生口角之争,最终错手残杀同门……”  白衣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无言。  独孤破天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虽说是我那不肖弟子有错在先,但是残杀同门毕竟不可饶恕……”说到这里,他再次停顿下来,查看众人反应。  众人顿时紧张起来,花诗语失声道:“不是这样的!不公平……”  花舞影铁青着脸,厉喝道:“诗诗,住嘴!”  独孤破天面色不善,深深呼吸一口气, 压制心中的怒火, 道:“罚他进入七重梦境,由天命造化判他生死,这神侯弩太过凶戾,暂且收回由我保管。诸位可有异议?”  众人隐隐感觉不妥,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个个神色怪异。  半晌,秦山岳转过头来,带头说道:“掌门师兄明断,便是如此,最为妥当。”  “掌门师兄明断!”  大殿之上,一片应和之声。  项青凝一脸疑惑,对着白衣人轻声道:“师父……”  白衣人一摆手,轻轻摇了摇头。  “你们颠倒黑白,是非不分,都是糊涂虫!都是糊涂虫……”  便在此时,花诗语原本忧伤的神态,变得焦急万分,柔弱娇小的身子匍匐在叶云鹤身上,仿佛害怕失去他一般,紧紧抱着,声嘶力竭的大喝。  叶云鹤即便是在昏迷当中,脸上似乎都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玩世不恭,惫懒的神态在此刻恍惚带着巨大讽刺的意味。  见花诗语悲伤,焦急的神情, 众人当中, 内心多有不忍。  “放肆!成何体统!”  秦山岳一声大吼,吩咐道:“对师长不敬,以下犯上,给我拿下!”  站在他身后的丹霞峰弟子犹豫了一下,向花诗语走去。  “住手!尔等大胆!”  花舞影毕竟对花诗语视如己出,又是出了名的护短,一声怒喝,站起身来,手按剑柄。  那名丹霞峰弟子茫然看着自己的师父和花舞影,进退两难。  秦山岳大怒,毫不相让道:“清风殿上,祖师爷神像面前,你待怎样?”  “有事好商量!”  “都是同门,何必呢!”  “不敬师长,便该惩罚……”  “这小丫头年幼无知,花峰主自会好好教导她……”  大殿之上,顿时纷纷攘攘,乱作一团。  “够了!” 白衣人一声大喝盖过所有人的声音,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怒喝道:“大家都在祖师爷神像面前发过誓言,同门即为一家人,终生不得背叛,你们自问,可曾做到问心无愧?”  修真求道之人寿命颇长,最不济也能活个百十岁,道法精深,境界奇高之辈寿数百年也是比比皆是,能够陪伴自己,度过漫长生命的往往是同门师兄弟和师长, 若说宗门才是最终的归属,毫不夸张。有鉴于此,修炼之人多半至始至终都会忠于自己的宗门。  众人莫不现出惭愧之色,黯然不语, 大殿之上, 顿时安静下来。  白衣人遥望花诗语,神情无奈,道:“花诗语,你说曲忘机御使邪功,羞辱郑书桥,施放毒雾,更想杀人灭口,这一切都是你一面之词,我和鹿隐舟都已经毫无遗漏查验过他们的伤势,并无留下任何证据,换做是你,如何抉择?”  花诗语愣了一下,旋即倔强道:“可是,你们又凭什么相信曲忘机这奸邪小人。”  白衣人:“你也不用太过绝望,叶云鹤进入七重梦境,并非毫无生还之机,一切都看他的造化吧!”  “哎!”  白衣人叹息一声,侧过头去看向独孤破天,拱手做礼,道:“掌门师兄,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叶云鹤养好伤势再进入七重梦境。”  独孤破天犹豫片刻,点了点头表示首肯。  白衣人一身雪白长袍,胸襟处刺绣的那只仙鹤栩栩如生,似欲飞出,衬托得他整个人飘逸脱尘。他脸色苍白,面无表情,默默走到叶云鹤身边, 站在花舞影身后的沐轻雪连忙上前,将悲伤不已的花诗语搀扶起来。  慕容长空弯下腰将叶云鹤抱起,缓缓走出大殿。  项青凝跟在慕容长空身后,从花诗语身边走过时,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柔声道:“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叶云鹤。”  花诗语点了点头,泪水不自禁的滑落,在她美丽得令人窒息的脸庞留下一道泪痕。  大殿之上,一片死寂。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锻天剑霸天下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