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瑞第十九章 可怜少年郎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九章 可怜少年郎

小说:阴瑞 作者:十里外有人家 更新时间:2017-08-13 15:21 字数:2100
  空落落的内屋里,窗纸已经损破,若是在寒冬,时不时的冷风从缝中争先恐后地涌进来,但还好此时已是春后。  屋内有些诡异,地上躺着一具已经面色苍白的大汉死尸,死尸头冲大门,大门的石门坎上坐着瘦弱的少年,少年嘴唇毫无血色,双目充满着血丝,他瞪大了眼睛,似乎是在抵抗眼皮合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少年面朝院子站着的姑娘,扎着双丫髻的姑娘,姑娘有些窘迫,不断地摆弄着裙角,沉默不语。  还是少年先打破沉默:“筱儿姑娘,你一路跟来到底所为何事?”  原来,六儿扛着余彪的尸体离开的时候,顾筱儿随即跟了上去,虽然六儿早早地发现,可是他没有心思去管顾筱儿,他的身体渐渐变得虚弱,“百截丹”的药效只是暂时的,可以说,它充其量就是个拼命的法子。  “边钰是吧,我本想……本想求你救救小虎哥哥,可是,可是你现在……”顾筱儿露出温情的关怀,倒是让六儿心中温暖。  “你所说的小虎哥哥,究竟是谁?”六儿问道。  “就是……”这戳到了顾筱儿的痛处,她把头低得更低了,“就是被你去掉两根手指的那个人……”  瞧着顾筱儿蹙眉的模样,六儿犹豫地说道:“他……他是你亲近的人?”  “嗯。”顾筱儿颔首。  轻叹了一口气,六儿不耐烦地挥手道:“他被戴爷拿了去,我答应你救他出来。”  “真的吗?”顾筱儿看见虚弱的六儿担忧道,“可是你……”  “我无妨。”  “嗯……”顾筱儿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出来,“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我只相信人心无底。”六儿淡淡地说道。  如此平淡的言语,却伤了顾筱儿的心,她强忍着哭意,难看地笑道:“那……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嗯,没事请走吧。”  六儿就地躺下,将手枕在脑后,顾筱儿心中很是疑惑,既然与我无感,却为何又要舍身搏斗,顾筱儿真的很想一究到底,可是六儿眉间的厌恶让她把话硬生生地憋进了肚子里,她转身离去。这一天,在白龙城的街道上,有一俊俏少女掩面而泣,教人心疼,有几人安慰却被她推辞,少女虽泣却笑,她想明白了什么,原来自己总是如此自作多情,惹出这般天大的笑话。  六儿多么想对顾筱儿说一声“我相信一见钟情,我相信你!”,可是一想到“百截丹”那可怕的副作用时,六儿心如死灰,清白姑娘的光明可不能毁在了自己的手中,愧疚、自责、疲倦等百般的感觉一股脑儿地都涌上了心头,肩上负重已是千斤,实在无力打点,困意不断地冲击着最后防线,六儿终于阖上了眼睛。  忽梦少年事,惟有泪千行。  父亲边城乃是籍籍无名的铁匠,家中三男三女,边钰属老末,在边钰此前,已有一女二男夭折,父亲每每都会为此事叹气。  在父亲去世前,儿时的生活还不算难过。  父亲临终前,将一个包裹交付给边钰,对他说道:“父亲没有什么交给你,你将这练的熟练,倒也可以防身。”  边钰将包裹打开,里头是一把没有鞘的匕首,和一本泛黄的书,上头四个黑字“大道之基”。  匕首镶有两颗绿珠,边钰曾好奇想将其抠下,被边城所阻,边钰问其故,边城回答道:“此乃吾友人所赠,名为‘百截丹’,能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功力,不过在使用过后,皮肤溃烂,瘙痒非常,生不如死。”  “好可怕,那为什么会有人要制作这种东西呢?”  边城眼睛空洞,仿佛想起了什么,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为了他所喜欢的一切。”  父亲去世后,边钰经常捧着《大道之基》在练习。再过了一些时日,两个姐姐都嫁给了村子里的农户,虽时不时接济一下边钰,但无奈都是穷苦人家,边钰也不能完全依靠两个姐姐。  后来,边钰就来到了戴爷的手下,戴贤武见其武艺超群,边钰很快地就被提拔上来,可是边钰得知戴爷是众人恨得咬牙切齿的恶人,他不干了。  因为他有良心。  但是蛮横的戴贤武拒绝了他,并好好地款待他的两个姐姐姐夫,还真别说,真是款待,送了丝绸、金钱、良田等,边钰不解地询问理由,戴爷回答说你只要知道你老实地呆在我身边就行了,你的小侄子可真是可爱,我真不想让他这么早命送黄泉。  赤裸裸的威胁让边钰不得不就范,违背自己的心意替戴爷干活,他也曾想过试着服用“百截丹”拼命,可是却没有那个胆子,转念一想,姐姐们生活过得更好了,边钰也就欣慰。  手背的刺痛让边钰回过神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片湛蓝的天空,看着云卷云舒,心情舒畅,只是身上酸痛,边钰费劲地爬起来,坐在门槛上,出神地看着自己的手背,手背已有几处肌肤脱落,脱落处呈现暗红色,血肉看得清晰,但是奇怪的是,不曾感觉有剧烈的痛。  虽然已经早早地知道这是要发生的,可是边钰还是接受不了,现在是手,将来便是全身!  他将头埋在双股之间,竟放声痛哭起来,少年怎堪如此折磨!  哭得累了,倦了,边钰撕下布条,包裹住糜烂的肌肤,他进屋换了身干净衣服,将余彪的尸体埋了,立了个墓碑,向着余彪的坟道了歉意,随后便望着身后,他与戴贤武的账,如今要一起收了,顺便,帮她救人。  一想到她,边钰便过意不去,她离时惆怅,边钰何曾不懊恼,可他不能表达自己的爱意,这样只会伤她更深。边钰认为,她不会和一个将来会浑身溃烂的怪人生活。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边钰就喜欢上了她。为了“偶遇”她,边钰便绕远路回家。为了显得不那么得唐突,边钰每次都面不露色,实则欣喜若狂,可是她无动于衷。边钰不知道,筱儿的心思其实与他一般单纯。  边钰打算救出那个被他废了两根手指的男子后对他表示深深歉意,毕竟他是筱儿亲近的人。  长叹息,感慨一声原来命运百般交织着。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阴瑞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