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尺冰寒不忘雪十一、绑架纳兰云心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十一、绑架纳兰云心

小说:千尺冰寒不忘雪 作者:四月岁寒 更新时间:2017-08-12 09:48 字数:4449
  “你你你你这个荤素不忌的禽兽!你替我换了衣服?!!”我做保守防卫状一把抓过锦被,将自己死死裹住,含泪抱冤地怨视着冰玄。

  无奈我王兄曾与我交代,与我坦诚相见过的人就必须嫁给我……

  “爱卿你可知……扒我衣服以后是要嫁给我的?”

  冰玄:“不知道……”说着,冰玄避开了我一些,仿佛怕我靠近他一般。

  “可是……朕的衣服和亵裤都被人换过了……”我努力挤出几滴晶莹的泪珠儿,可怜兮兮地道。

  冰玄身子向一旁一让,在白鸢与玖夜走入房中,带入了一片房外的灰暗时道:“陛下您想多了。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臣又怎可轻易冒犯您的龙体?”

  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想不到,冰玄他竟是,这般粗暴的女子!

  我无辜地看了眼身上干干净净的衣服,默默发誓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您的衣服,是臣令白鸢、玖夜替您换上的。若您执意要娶她们,臣也是无妨的。” 冰玄面不改色地指了指外面进来的两人,似是思索了一会儿,随即道。

  哇!有白鸢、玖夜着两个极品嫁于我哎!不对,她们不会其实是男人吧?!!

  冰玄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比如性别?

  “白鸢,替陛下解释葵水是何物,我先去有些事。”冰玄拂袖,随即头也不回地便走出了我的视线。

  然后,接下来几个时辰中,白鸢与我大致地陈述了一边“葵水是什么”“来葵水时女人应该怎么应对”等等。紧接着,在我一次尿急,去如厕时,我发现……我变成女的了……

  我变成女的了啊!!!

  冰玄是怎么知道的啊!!!我平时表现得就这么令人怀疑是女人么?

  我顿时就不想让白鸢和玖夜——这两个胸大的一眼就可以看出女性特征的婢女嫁给我了啊……

  啊!我突然就记起来,雪傲还教过我要宽宏大量……所以,我就原谅她们这一次吧……

  早朝后,我万念俱灰地对雪傲道:“哥,告诉你一个很严肃的事——我来葵水了!!!”

  正端着一杯冷茶细细品味的千寂无意间听到了我细若蚊虫的声音,一口茶水立即被他笑喷了出来,全洒到了我白璧无暇的精致面庞之上。

  “哈哈哈……小汐汐你没搞错吧?葵水?你确定你会来?!!”千寂狂笑着,丝毫不顾及自己完美的王爷形象,直接在我们三人赏景的亭中像被点了笑穴般笑抽抽了。

  雪傲也顾作镇定地拿宽大的飘扬袖袍捂去了一半的俊脸,闷闷的发出几声低低的嘲笑。

  我:“……拜托!我是认真的!!我变成女的了啊!!!”

  “哈……哈哈……那不是挺好,小汐汐,你不是早就想变回来了吗?哈哈……恭喜啊!”千寂欠揍地贱笑道,猥琐的目光却早已出卖了他的不怀好意。

  我想要打人……可是我打不过……

  我怒火中烧地压低了声音道: “慕容千寂,你给朕死过来!”

  千寂笑着耸了耸肩,跟上了我急促的步伐,却留雪傲一人仍留于原地,与孤独对饮。

  我与千寂换了一处偏僻无人之地,千寂当即猥琐地搓了搓手,神秘兮兮地递给我……一套夜行服和一包迷药,说是晚上要带我去逛青|楼……青|楼个屁!他竟然要我晚上一同去绑架纳兰家大小姐!

  你妹啦!虽说今晚纳兰云心会出员外府住一夜;虽说她要来皇宫看她的表哥那个纳兰谁谁的;虽说皇宫戒备森严,外面那种杂七杂八的保镖啊、刺客啊是进不来的;虽说机会难得,该出手时就出手……可tm慕容千寂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现在一代女帝也要去陪你吗?!!

  千寂闻言后微愣,紧接着,他无耻地晃了晃手上那本典藏版大黄|书,倾倒众生地一笑并表示:不是我陪你去绑架哦~是你自己一个人。

  我:……………………

  心中顿时十万只神兽呼啸而过,几乎把我可怜的少女心给践踏个粉碎。

  然后,画面就转而变成了我雷打不动地死死抱着千寂的大腿,一边一哭二闹三上吊一边深情款款地呼喊着“姐妹情深”,希望千寂能够顿悟。

  一直静静在我身旁候命的卫安看得眼都抽抽了,好一会儿才记起要上来拉住我。

  然鹅,我像是那种会轻言放弃的皇帝吗?

  于是,我雄赳赳气昂昂地攥紧了千寂的裤带,吼道:“这本是我以前借给你,你理应来还的!有种在加个百千本的,不然你必须陪我!”所以你到底是赔呢?还是陪呢

  千寂许是终于被我黏得不耐烦了,他无奈地沉默了好一会,眼见裤带就要被我扯下,他只有与我交换了条件。

  听到条件后,我一怔,似是着了个不大不小的霹雳,浑身都麻木着震悚起来——他他他这个磨人的老东西!竟然以我从今往后都不得与他喊“姐妹情深”为要求!实在太怀了!我才不会喊“兄弟情深”呢!

  是夜。

  我、卫安还有千寂三人蹲在纳兰云心她表哥的府上的某一座围墙的墙顶,等着纳兰大小姐熄灯,然后进入……嘿嘿……扒|她的内衣!呸!把她绑架走卖|肾!

  然鹅,当房间的灯终于亮时,进来的是纳兰云心没错,但透过模糊的窗纱,昏暗的烛光下,这分明就是一个……浴房啊!!

  似乎是为了验证我猜想的准确性,屋里的人儿,竟然开始……脱|衣服了!!

  哎哟我的狗眼……瞎了……

  外衣被脱下,虽用手掌捂住了面庞的我偷偷地透过十指之间的缝隙窥视着屋里的动态:“身材简直就跟我的一样好。”

  “不,胸比你大。你怎么这么快就进入女人的状态了啊?”长裙褪下,千寂惊羡地出了声:“腰真细。”

  而我,悄悄瞄了眼脖子以下的平板部位,不禁独自黯然神伤。平胸……也是有尊严的!

  紧接着,屋内之人三千青丝被销|魂地放下,卫安弱弱地开了口:“这么柔顺?!她昨晚是不是用了飘柔?”

  闻言,我当即敲了一下卫安的这个榆木脑袋,义正言辞地反驳道:“飘柔皂角液她配得上用吗?这种胸大无脑的,顶多每天用海飞丝皂角液洗洗脑神经了!”

  千寂/卫安:“……”

  见他们哑口无言,只是静静地注视着窗内的人愈脱愈少的样子,我便已猜到:他们一准是被姐身为皇帝的强大逻辑思维给震撼到了。没错!一定是这样!

  当纳兰云心脱的只剩肚兜和亵裤时,我带上面罩,似一只做好了一切准备,将要突袭的猫儿,忽然举剑潇洒霸气地跃了出去,然后在房内一剑不飙血地了断了纳兰云心的狗命。

  就两个字——帅!

  然鹅……我猜中了开头,却未料到结尾——我提剑,正跃跃欲试地要化身为脱弦之箭冲出去,却被卫安、千寂两人一左一右地拉扯住,并被他们一同表示:着什么急!先让她脱完了再说!

  待我好容易才挣脱了这二人的束缚,体会到“若脱笼之鹄”的情感后,却不慎跌去房中,正当摔在了纳兰云心的面前……

  半盏茶工夫后……

  尖叫、狂笑和杂乱的脚步声一同从浴房中猥琐地传出——我高举着手上的两团布团,疯了一般,却是丢去了原有的佩剑,狂笑道:“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平胸!”

  纳兰云心则是恼极,她慌慌张张地,憋红了一张眉清目秀的脸跟在我身后压低了声音怒喊:“还给我!”

  而我又怎可能会还给她?

  与此同时,破窗而入的千寂、卫安以及一位不知名的黑衣神秘人一脸微妙地正凝视着我们追追跑跑。(众人:你专业点!)

  下一刻,冰玄和那个纳兰谁谁突然闯入,看到浴房内这般乱作一团的景象后各自微愣,紧接着,冰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下了我的面罩……

  你妹啦!这个房间里身份不明的人这么多,另外三个带面罩的还离你更近,为毛你要跑过来掀我的啊!!!你四不四洒?

  “陛下您三更半夜不睡觉,于此就是为了来……偷纳兰小姐的胸垫?”冰玄盯着我手上的两坨不明物体好半天,才开口道,目光中满是不可捉摸的深奥。

  我:“……是的!朕就知道她的没有朕的丰挺!”

  我顺着这个有些陡峭的台阶蜿蜒而下,而后十分骄傲地挺了挺自己的“平板”……平板也是有幅度滴!

  毕竟,我才不会往胸前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抑制某些该发育的地方发育呢!我现在可是个妙龄十六的少女!

  “莫非那三人也是来比较臣妹的胸……与陛下您的大小的?”那个略耳熟的声音响起时,我突然记起来了!那人是我的左将军——纳兰行!

  “那倒不是,”我不假思索地道,忽觉纳兰行周边杀气骤然聚集,我便继续道,“有两个是来偷窥令妹沐浴的,还有一位……哎?人呢?”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此时,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房中除了正裹着一件不知从何而来的衣袍恼羞成怒地瑟瑟发抖的纳兰云心、抓着我面罩的冰玄、一脸黑雾的纳兰行和得意忘形的我外,哪还有其他半个鬼影?

  你他喵的!人呢?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说好的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姐妹情深呢?

  不想此刻纳兰行忽而逼近一步:“臣不知,原来陛下您还有这种癖好啊!”

  我勉强地咽了咽口水,见纳兰行这是执意要为纳兰云心讨个说法的样子,不禁悻悻地后退了一小步。我现在是个女人的事,朝中众臣似乎还是一无所知啊……

  见我面露惧色,纳兰行不由得一愣,似是意识到了这是对身为国君的我的大不敬。

  “纳兰将军,天色已晚。不如我先送陛下回宫,今日之事,我们改日再谈?”冰玄忽地上前,却是潇然地打破了这片令人大气不敢出一口的死寂。

  纳兰行揉揉眉心,望了眼蜷缩在一旁角落的阴影中的纳兰云心后,道:“那就这么办吧。恭送陛下回宫。”

  哼!一点诚意都没!我还未来得及对纳兰行的敷衍嗤之以鼻,却蓦地全身一轻……

  我被人抓着,向窗外飞出来了啊!!

  ……

  三日后,我再三思量,终于决定先将纳兰云心的事情给搁一搁——反正我也并不是一定要绑架纳兰云心,若我真再别无他法要完成我心中的事,着急着要杀她也只是一道圣旨、一句话的使罢了。

  可是……tm那天晚上与我一同去绑架兼刺杀纳兰云心的、信誓坦坦地说要为我两肋插刀、祝我一臂之力的那两只呢?!!他们的良心被狗吃了么?真的不会痛么?!!

  已经过去三天了,销声匿迹了三天的千寂却又突然出现了,召集了我与卫安,重新商定了我们的“战策”——我们之前的行动失败完全是因为我们不够眼明手快!下一次,我们应该弄晕了纳兰云心后,搬着她就跑!

  我与千寂十分专业地分析讨论了一下此事成败的风险及被发现后引起政乱的几率,最后,我们紧锁着眉头,在思考着今晚纳兰云心会被护送回员外府、绑架难度随之增加后,一齐愉快地决定:现在立即马上就去绑架纳兰云心!

  卫安以“雪傲随时可能会来勘查,他替我们打掩护”的原因独自留了下来,而我与千寂到达住于皇宫以操练新军、且有一半皇室血统(纳兰行的母亲是我父皇的姐妹)的纳兰行的住房处时,场景是这样的……

  太阳光暖暖地自天幕中倾泻而下,照耀着碧绿得有如可以滴漏出茵茵绿油来的树叶儿,照耀着我与千寂脚下的青灰色潮湿石板地,照耀着将我们团团围在墙角的一群纳兰行新培养的“青锦军”的一脸凶神恶煞……

  我们谨慎地对视着,生怕眨眼角对方就会冲上或是不翼而飞;我们按照“敌不动,我不动”的套路对峙甚久后,早有些蠢蠢欲动的趋势了,千寂更是趁我们双方都未注意之时,蓄足力,猛地将我向前一推,自己却是敏捷地身姿一闪,向墙外跃出……

  惊愕地回首,却是不一会儿,千寂便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而悲催的我受不住习武之人的这么大力一推,像一只身处狂风暴雨之中的小小花瓣儿,不由得摇晃着向前方倒去——你妹呀!说好的同甘共苦呢?慕容千寂我们现在不仅姐妹做不了,连叔侄都做不了了好吧?

  眼见就要与那些锋利无比的剑刃来个“亲密接触”了,我急中生智,匆忙呼喊道:“纳兰云心的内衣被人脱了啊啊啊啊!”

  围着我的一干青锦军一看就知道是新来的,他们微愣了一下后,竟然不受控制地齐齐向身后的屋里头望去……然后,他们就注意到了几天前也来过这里的神秘人,正在脱纳兰云心的……衣服?!!

  大姐,我就喊着玩玩,脱个身而已,你不用这么适时地出现,然后十分配合地二话不说就脱纳兰云心的衣服吧?!!你害得我只顾着注意你的动作,忘记逃跑了好吧?!!

  ……
四月岁寒 说:冰玄:听说慕容雪汐不爱上|我的武术指导一切都是你的蓄意而为。 大寒:剧情需要!停……好汉!真的是剧情需要!别……别打脸!别打脸啊好汉!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千尺冰寒不忘雪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