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妖妃不好惹第0047章 自讨没趣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47章 自讨没趣

小说:逆天妖妃不好惹 作者:檀兮 更新时间:2017-10-12 13:41 字数:2250
  玄忌是悲伤和不可思议的,他虽然也想坐上皇位,但是企图心不是很强,胆子也比较柔弱,玄冥的遭遇无疑给他提了个醒,那个位子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他只想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

  因着玄冥的事情,玄毅生病期间,把一切事情都交给了玄远处理,似乎是有意暗指,他是未来的储君之选了。

  刑部金石一倒,需要个人顶上来,副部娄志远这么些年被金石压着发挥不出自己真实的本事,为官清廉本性耿直又脚踏实地,玄远禀明了陛下之后把他扶了正,并且一番陈词滥调好好办事造福百姓云云,听的娄志远老泪盈眶感激不已誓要鞠躬尽瘁为国效力。

  玄冥的事情一了,最开心的当属李南楼,他整日扒拉着云殊半步不离身,并且时时刻刻在问“阿殊,你要去哪里,要去哪里”,云殊耳朵都胀了,决定好要向他表白的心思无限期延长。

  言祈把行李从府中拿出来送到她下榻的客栈,神情郁郁的看着,姐姐一走,他以后就是一个人了。想到自己以后就是一个人了,心里越发悲戚戚惨兮兮,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在打颤,“姐,你可以不走吗?”

  “乖了。”云殊走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柔声安慰,“以后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的,就算一时半会回不来你也要好好的吃饭睡觉练武功。燕将军如今升了雁城关的总督头,扼守着大渝第一条要脉,他为人正值本事亦了得,他还等着你回去呢。”说着从身后的枕头底下把一个包裹齐整的长条状物品送给他,“姐姐送给你的礼物。”

  “什么?”

  “兵法。”

  言祈喜乐乐的要抽出来看,云殊赶紧制止他,“还是等回去再看吧,不着急。”

  孙子兵法她默写的并不全面,主要的框架和谋略却是非常详尽,还根据自己的方法重新梳理了一遍,现在到言祈手上的这一本古人今人相结合的兵法当今天下仅此一本。

  “里面的东西博大精深,要活学活用,因地制宜,因人而异,据天时地利人和方能百战不殆。”

  言祈激情满满,露出欢喜的笑颜,小拳头握起来,“我不会让姐姐失望的。”

  “不用送我,就像我也不去送你,有缘再见。”

  云殊行李往背后一搭,跨出门去,留给他一个气势十足的背影。

  “姐。”他追出来,在她后面亦步亦趋,直到出了客栈门。

  门口有一匹马,马的身前立着一个白衣胜雪的公子,公子笑意盈盈,温润如玉,气质如兰,眉目如画,俊美如谪仙。

  言祈一呆。

  “姐……你们一起吗?”

  云殊想了新,目前好像不能拜托他,点点头,“是的。”

  言祈突然笑起来,“那我就放心了。”这人一看就是个正人君子,云殊还在愣,言祈已经斯斯然行起了礼,贼甜的叫道:“言祈拜见姐夫。”

  李南楼也学起来,“在下李南楼,拜见小舅子。”

  “你们?”云殊仰天长叹,“哎,交友不慎啊。”

  翻身上马,云殊挥了挥手,对着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说道:“加油。”

  言祈看不明白那手势,听见她说“加油”才知晓,这是在给他打气呢,也回了一个同样的姿势。

  轻扬马鞭,李南楼搂着云殊一路飞奔朝着城外而去,朝着不知名的远方而去。

  言祈走了两步,泪目远送。

  “你错过了天底下最好的一件事。”云殊说。

  李南楼安安静静寻思半天也没猜出来什么事,不由道:“什么?”

  “哼!”

  她才不会告诉他!

  玄冥行刑之日是个极清爽的日子,阳光一片灿烂也不刺眼,还带着丝丝凉风,不冷也不热,围观的人挤了里三层外三层。囚车经过菜市场的时候,激愤不已的围观群众抓起案板上的青菜啊猪肉啊鸡蛋啊砸了上去,嘴里骂着“斯文败类,社会渣滓”。

  监斩官是玄远,副监斩官是新上任的刑部尚书娄志远。

  行刑这日,所有的小贩都不做生意了,举家牵口的来看热闹,言衡大仇得报,他们心怀畅快。

  言祈小小的个子就夹杂在人群之中,当玄冥人头落地的那一刻,他哭了起来,喃喃自语道:“姐,玄冥死了。”

  人头落地,血溅三尺,百姓惊呼,大快人心。

  人情冷暖,不过如是。

  乌然氏直接病的爬不起来,身体日渐虚弱,药石不进。

  玄冥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言青酒的婚事,婚期很快就定了下来,来年三月,惊蛰之日,说是给皇家冲冲晦气,特意选了这么个万物复苏寓意非常的日子。

  丞相之职言衡之后再无此职位,大渝上下目前没有能胜过言衡智慧谋略又让上上下下信服的能人。于是,玄毅废黜,并且在玄远的建议下考虑招贤纳士,举行冬试,培养新人。

  皇榜一出,乐坏了不少寒门子弟。加之玄冥案列过后,顿觉得如今的皇帝清明神武,定然要好好考试效忠其左右。

  就在这个人人欢喜的日子里,势头高的不能更高的玄远请旨要去边疆,说是要为国家的繁荣昌盛保驾护航,流尽自己的最后一滴血,玄毅左说右说刺探他的真心,玄远也答的铿锵有力丝丝入扣激情饱满。玄远终于放下心来,他如今能相信并且重用的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

  “你母后病重,来年三月又是你的大婚,外面有燕山守着,不差你一个,你还是好好留在京都陪陪你母后,准备一下婚期之事吧。”

  玄远很是犹豫,不去边境,那么就不可能再见到云殊,见不到云殊,他此生也就没有什么乐趣了,哪怕身居高位,权利滔天,哪怕日后三千佳丽,美女如云,他也是生无可恋了。云殊这个没良心的,走的不声不响,简直就没把他放在心上。

  “怎么,不愿意?”玄毅抬高了语气。

  “儿臣遵命。”

  而言府,重新焕然一新,虽然已经不如初冬,却是一派欣欣向荣之景,柳氏新找了许多丫头奴才,把屋子前前后后清洗了一遍,更是叫人把言祈和言青辞居住的院子都重新修葺了一番,移栽了好些花花草草。

  “哎,这里这里,都要擦干净了。”

  “这什么玩意儿啊,拔干净啊。”

  “大小姐来年出嫁镇北王府,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好好干活。”

  每一处她都细细把关,亲力亲为,来不得半点马虎,比言衡在世的时候还尽心尽力跑前跑后。先前唯恐避之不及的达官显贵们都派人来送礼拉关系,小姐夫人们更是日日送上请柬逛街吃饭去哪里哪里坐船赏景,她们都礼貌周到的拒绝,并说改日一定登门答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逆天妖妃不好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