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年代第二章 军训与偶遇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 军训与偶遇

小说:另一个年代 作者:濯龙 更新时间:2017-09-27 11:11 字数:2065
  两天后,我们又踏上了军训的旅程。目的地是M省七四一军校,七四一军校距M大五十里,距M市一百里。刚一下车,便看到道路两旁列队欢迎的教官,一身绿色笔挺的军装,看起来很是威风。我对身边的杜好学说:“不知我们穿上这一身军装会是个什么样子?”杜好学茫然的摇头。不过,我很快就得出了答案,因为我们一到宿舍,每人便领了一套军装,穿戴好后,感觉自己好像真是一位冲锋陷阵的军人。晚上,我们伴随着一段黄色笑话进入梦里,嘴角依然挂着一丝微笑。军训依然是又苦又累,每天训练无外乎站军姿、走正步、跃障碍、打军拳、射击等。刚训练了一个星期后,我们已是苦不堪言,如此枯燥无味的生活,难道还要煎熬四个星期吗?上帝似乎知道了我的苦恼,不久我和同宿舍的曹理被教官选走,被分配到校南重地巡逻站岗。  我想,好日子终于开始了。主管巡逻的教官看上去挺凶的,又黑又瘦,站到我面前还真有种大将的风度,而后仰首问道:“什么名字?”我没听清楚,忙问:“什么?”“我问你叫什么名字?”教官虽然个子低,但这次的声音倒挺大,我马上立正答道:“报告教官,我叫陈磊。”小个子教官用手指点了点我的胸脯说:“以后喊我排长,明白吗?”“报告教官,我明白。”小个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没听清楚我刚叫他教官似的。然后,小个子排长走到曹理面前,曹理马上立正道:“报告排长,我叫曹理。”“什么?操你?”这次是排长没听清楚,我憋着大笑的冲动说:“排长,他姓曹,曹操的曹。名理,数理化的理。”排长失笑道:“你小子,怎么咬着舌头说话。”巡逻其实很简单,就是背着一把枪在一个武器库外来回溜达,枪自然是真枪,还是新式的步枪,只不过枪上不装刺刀,也不发给子弹,跟拿着玩具枪毫无二样,这点令我和曹理都很失望。  令我和曹理改变对小个子排长的看法是在两天后,我俩溜了两圈实在没意思,于是曹理拉着我蹲在库房后的山坡上,取出他私带的一盒精装红山茶,津津有味的抽了起来。正当我二人吞云吐雾大呼过瘾之时,小个子幽灵般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我赶忙将拿烟的手背到身后,用力一弹,烟头在我身后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身边的曹理一着急,嘴里的一口烟全吞到肚里了,呛得他眼泪直流。不料,小个子并没责骂,而是问曹理要了跟烟蹲在那儿有模有样的吸了起来。小个子看我俩还站着,便道:“没事,一块抽吧!”曹理一感动,差点又流出泪来。从此以后,我们三人总会凑钱买烟,当然,这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若是给领导看见,我们三人准得去洗厕所,这是小个子排长告诉我们的。  一个月的军训生活才刚度过一半,我就有种想返校的渴望,想象着校园里的自由自在和无拘无束,而且不时还有美女从你眼前走过。来到这里简直就如做了和尚一般,真不知那些教官是怎么忍受的。曹理不知是不是装的,嚷着肚子疼便请假躺在宿舍看小说。而我只好一人背着步枪,朝校南库房走去。正在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陈磊,你这是去哪儿?”我寻声望去,好熟悉的面孔,当这个女性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看着我一脸的茫然,便道:“我是S省的秦茹,你忘记了?”我恍然大悟,这个女孩便是班会上,纪平让座给她的那个女孩。我失声大笑道:“哪能啊!都怪这身绿了吧唧的破军装,穿在身上连亲爹也认不出来了。”“少贫嘴!你去哪儿?”我举了举步枪说:“库房巡逻。”秦茹开心的说:“能不能带我和我的一个朋友一块去呀?”“你们不用训练?”我疑惑的问道。她一脸得意的说:“我们请了病假。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不等我考虑,她已跑回女生寝室楼。不一会儿,她又拉着另一个女孩出来,这是我第一次与白婕妤见面,她瘦瘦的身子更显苗条,秦茹若是江南绿柳,那她便是雨中白杨,傲气十足而又楚楚可人,令人不禁生起惜玉之情。“还愣着干什么?我们走吧!”秦茹不由分说,拽着我向南走去。  我依旧是抱着步枪蹲在山坡下一边吸烟一边看着那两个女孩在山坡上采摘着什么。因为距离远,或是我的近视,并不能清晰的看清她们。当烟头烫到手时,我才想起自己还肩负着警戒巡逻的重任。还好,小个子并没有来查岗,若是看到我巡逻还带着俩妞,这叫什么事呀?那个雨中白杨手里捧着东西向我走来。“陈磊,吃吗?”白婕妤说着将手中的东西捧到我面前,是一些熟透的山枣。我抓了些山枣,吃着挺甜微带着酸意。“我在这儿呆了这么多天,都没发现还有山枣?”“这足以说明你尽职尽责啊!”她笑得很甜,比我刚吃的那个枣还要甜。我们坐在那吃着枣子,为了打破这样的安静,便问道:“有男朋友了吗?我是说最好的那种。”“嗯?”她似乎很意外,我不无担忧的说:“没咬到舌头吧?”白婕妤听后,有些伤感,她像是自言自语,喃喃的说:“我自小就体弱多病,免疫力很差,许多人都不愿和我交朋友,只有秦茹算是我的知己吧!至于男朋友,还没有呀!”说着,她勉强的冲我一笑,问道:“那你呢?”我点了支烟,摇了摇头说:“待字闺中,无人问津。”  以后的几天里,秦茹和婕妤也常来陪我巡逻,但多数是婕妤一个人来,因为她体质不好,可以不去参加训练。我对她说:“你这军训弄的跟旅游似得。”“你也不错啊!整天散步。”望着杂草丛生的山坡,我想自己就跟山坡上的一株杂草一般,顺其自然的活着。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另一个年代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