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了尘缘录第二十二章:徒劳无功(下)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二章:徒劳无功(下)

小说:未了尘缘录 作者:山下果园 更新时间:2017-11-14 14:46 字数:9040
  晚上,李成梁设下了酒席,柳尘缘和花楚楚吃了一会,便因为第二天要赶路,所以就去歇息了。李成梁、刘力勤和戚继光、彭近岳、网心柯五人还在饮酒。  李成梁道:“继光兄弟,假如你是柳尘缘的那位结拜大哥,你说他会不会生气?”戚继光道:“瓦剌人缺少教化,恐怕到时候不仅会对柳尘缘大发雷霆,说不定还会立刻出兵南下,攻打我大明边境。”  李成梁道:“这一点你我看来基本都是相似的,继光兄弟你认为要如何应对那些瓦剌人的攻击。”戚继光道:“我们当要做好守城准备,如弓箭、石头等。”  李成梁道:“这些事情都是小事,我们身为边关守将这些事情只消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就行了,我是问你万一瓦剌大军杀来,我们用什么办法将其击退。”戚继光道:“很简单,只要我们坚守,时间一久,他们自然会退却。”  李成梁道:“如此看来我们这一点就不同了。”  戚继光道:“成梁兄莫非有什么办法?”李成梁道:“当然有,我认为对付瓦剌骑兵的办法就是一骑兵对骑兵。”  戚继光道:“行军打仗应该扬长避短,我们的骑兵和瓦剌相比太弱,这样做法我觉得不好。”  李成梁道:“寇可往我亦可往,当年徐达常遇春驱除鞑虏,不就是用骑兵么?当年他们可以,我们为何不可以?”戚继光道:“当年鞑子已经日薄西山,如今蒙元势力虽然不及当年,但是各个部落战力非常,瓦剌靺鞨不就是其中的两支么?我们这样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李成梁有些不悦道:“继光兄弟擅长防守,但是一味的守守守岂不是十分被动?为何不化被动为主动?反守为攻岂不是更好么?”  戚继光道:“成梁兄的想法正是敌人所希望的,对于骑兵来说最难的不是对付骑兵,最难的是对付坚城。只要我们坚守几日,那敌人就会无功而退,何必要大力进攻,到时候死伤之人可比守城的人多得多。”  李成梁有些生气道:“继光兄弟,你怎么就知道我们的骑兵会输于敌人,如此妄自菲薄,恐怕不是一个为将之人的作风吧?我们的人马也是久经训练,怎么会不如敌人?”戚继光道:“成梁兄你先不要生气,戚继光不是那个意思,若是久经训练自然是放心一些,但敌人可是天生的骑兵,我们在怎么训练,也定多是五五平分罢了。我们的守备的人数本就不如敌人多,如此消耗我们可消耗不起。”  一边的网心柯道:“李将军,今日你突然说起这个话题来,不知道你的心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彭近岳道:“不错,攻守各有长短,李将军今日和我家公子发起这攻守之辩,想来有自己的目的,李将军你但说无妨。”  李成梁道:“好,我便直说了吧,将军只有征战沙场方显自己的价值,其实我倒是希望瓦剌马上出兵,我等便可以建立功勋,继光兄弟,我们都是镇关将领,你在西边,我在东边,我手中有八千人马,你手中有五千人马,试问你五千人马能够抵挡多少敌人的进攻。”  戚继光道:“只要吧兵器装备精良充足,多少人都攻不破我戚继光把守的城池。”李成梁道:“继光兄弟,你就说处个大概的数字来?”  戚继光道:“就算是二十万大军,也未必能够攻破我五千人把守的城池。”李成梁道:“好,虽然我行军打仗不喜欢守,但是平时看继光兄弟你的守备,这也算不上是大话,如此说来你是五千人地可以抵御二十万大军的进攻,那么十万大军的进攻你只需要两千五百人,现在我要你给我两千人马可好?”网心柯道:“李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说也是我家公子的结拜兄长,你手下有八千人手,怎么还要我家公子的两千兵马?”  李成梁道:“既然我是你家公子的结拜兄长,我自然不会害你家公子。我牌友探子扮作牧民,平时对瓦剌多有打探,这瓦剌内部各种势力纵横,此时格根要集合瓦剌大军,也顶多不过十万人,我只要一万骑兵,便可以在一攻一守之间打败瓦剌大军。”戚继光道:“成梁兄,你的意思是说要出城主动迎敌?”  李成梁道:“当然,唯有如此才能够给敌人致命一击,但前提是要靠贤弟你的坚守。可是刚才和继光兄弟的谈话,我实在是不知道你可否认同你这位兄长的话。”戚继光道:“成梁兄,戚继光不知道你为何自信满满。难道那些敌人在兄长眼中不堪一击?如此轻敌,向来可是兵家的行军大忌。”李成梁道:“我只问你到底借不借这两千人马?”  戚继光道:“成梁兄是戚继光的结拜兄长,既然兄长执意要如此,戚继光怎么能够不借。”  李成梁道:“好,既然如此,明日你就点兵两千,让我凑足一万骑兵。这些日子你主管守备之事,俄日我只管进攻之事,如何?”  戚继光道:“好。”李成梁哈哈大笑,他举起酒杯道:“若是瓦剌派兵前来,便是我们建立功勋之时,干杯!”五人一起举杯,一饮而尽。  李成梁喝完杯中酒,道:“继光兄弟,你在做此事的时候有没有谢过这么一个问题?”戚继光想了想摇头道:“成梁兄说的是什么问题?”李成梁道:“你如此做法去戏弄瓦剌,等于是折损了朝廷的脸面,而此时朝廷又不知道此事,战备自然不足,万一瓦剌打来,我们坚守不住,那到时候瓦剌长驱直入,你我的脑袋可就没有了。”戚继光听了,暗想李成梁说的极对,自己的确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戚继光道:“成梁兄分析的这很对,而我戚继光更是首当其冲。”李成梁道:“所以我们只能够取胜,而绝对没有退路可言。”戚继光道:“成梁兄知道此事的严重,为何还跟戚继光一道。”李成梁道:“你我是结拜兄弟,我自然要与你一道生死,这是其一,其二是有此一战,你我建功立业,声名也会名扬天下。身为大好男儿,便是要如此抱负。”  戚继光道:“想来尘缘兄弟也没有想到这一点。”李成梁道:“几日相处,我觉得这尘缘兄弟是可遇不可求之人,然他对帝王将相之事不甚了解,没有想到这点也不足为奇。  如今他亲自带着那银子前去瓦剌,可见此人的胆识。所以我们为人就要如此,到时候那瓦剌大军前来,他们一直都认为我大明士兵只会凭借坚城抵御,我们反其道行之,定会让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李成梁说来说去还是回到了战法来了,他见戚继光的样子,就知道戚继光根本没有下定决心,所以在弯弯拐拐之间劝戚继光真正地去下决心,否则那两千失败不甘受自己的调遣,到时候战力就会下降。  戚继光此时也没有他法,暗想李成梁的打法说不定可以出奇制胜,想罢苦笑道:“本来戚继光还觉得大哥的计策不太好,但是眼下我们没有了退路,这番作法未尝没有道理和胜算,那就按照成梁兄说的去办吧。”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柳尘缘就和花楚楚一道带着装着“三万两白银”的五个字的箱子北去。走了十几天的路,也没有遇到瓦剌骑兵,两人在草原上辗转好多日,也没有见到瓦剌的军营,过了三日,终于遇到了瓦剌的士兵,这士兵正是阿图鲁的近侍阿里木,那阿里木认得柳尘缘,便柳尘缘带着来到了阿图鲁的大营里。  阿图鲁从阿里木的口中听说是自己的兄弟柳尘缘亲自前来,忙亲自迎接,然后三人就在军营里相坐,阿图鲁见柳尘缘和花楚楚两人风尘仆仆,就让人去准备了肉汤和烤肉,阿图鲁道:“我这个做大哥的不知道兄弟你前来,尘缘兄弟你有所不知,我们草原之人向来是逐水草而居的,你这一路不辞辛苦地在找我们,到底有何事情?”柳尘缘拍了拍身边的箱子,道:“柳尘缘此行是专门给大哥送来三万两白银的。”阿图鲁一看柳尘缘拿着的那个箱子,立刻就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道:“我说尘缘兄弟,你这三万两白银就只有这么一些么?”  柳尘缘道:“没错,大哥你好好看看就是了,不知道弄得对不对。”阿图鲁嗐了一声道:“当然是错了,这还用说么?三万两白银,我看至少也是有满满的一马车了,所以你这怎么可能对呢?”柳尘缘将那五个字拿出来,道:“大哥,你看这就是那‘三万两白银’。”  阿图鲁虽然不懂得汉字,但是他此时也明白了过来,他面色十分惊讶,道:“他们说的就是这个?”柳尘缘将其给了阿图鲁,阿图鲁拿着那五个字,苦笑了好一会,道:“这定是兄弟你想出的办法吧?”柳尘缘拱手道:“大哥,如此一来双方都有了面子,大哥不如就顺着这台阶下来,岂不是很好。”  阿图鲁道:“说实话,我心里倒是生气,然此事有你在其中,我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可是此事已经让大汗知道了,若是他没有见到三万两白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以大汗的脾气,恐怕会立刻出兵攻打大明的边境。而你大哥的白马先锋就在其首。”柳尘缘道:“柳尘缘做的这件事让大哥实在是为难至极了。”  阿图鲁道:“有何为难,大哥已经答应了你,不再带兵南下,所以不管大汗怎么说,你大哥都不会违背这誓言。”阿图鲁是钱宁最为得意的弟子(钱宁其事可参《众喣飘山记》),平时钱宁对阿图鲁也有教导,这信守承诺便是时常言之,阿图鲁对汉人圣贤孔孟之事也知道些许,此时他如此想法作为是遵守了为人的道义。  柳尘缘道:“素闻草原之人从来不守信诺,不管有什么约定,只要到了寒冷荒年,一样会对边境烧杀掳掠,今日从大哥的身上看来,这说法不确如此。”这个时候只见阿里木急急忙忙地走入营帐,道:“将军,大汗有请。”  柳尘缘道:“大汗定是知道了此事,大哥,不管如何,柳尘缘都跟着大哥。”  阿图鲁道:“不用,尘缘兄弟你放心,我自会有交代,我为大汗效力多年,大汗不会杀我的。”柳尘缘道:“不管如何,今日的事情缘由柳尘缘,柳尘缘要留在大哥身边。”原来柳尘缘和阿图鲁都知道瓦剌大汗格根知道了此事后,一定会大发雷霆,然后让阿图鲁领兵南下,以白马先锋为首,率先攻打明朝边城。  柳尘缘对花楚楚道:“师妹,接下来的事态恐怕是危险至极,你先南下归去好不好?”花楚楚想也没有想就连连摇头道:“师兄在哪,我便在哪,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走,师兄不能不管花楚楚。”  柳尘缘一想这花楚楚是扶桑人,如今却时刻在自己的身边,莫非是天意使然?柳尘缘想起李云晴,滕碧玉之事,心里一阵苦痛,他对花楚楚道:“师兄怎么都不会不管你的,但是没师妹你千万要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我五步的距离,知道么?”  花楚楚知道五步的距离是柳尘缘能够快速出售手的最大距离,柳尘缘的言外之意就是让花楚楚时刻在其的保护范围之内。花楚楚心生感动,点头道:“放心吧师兄,花楚楚不会给师兄添麻烦的。”说着让阿里木去找来两套衣服。  阿里木的阿图鲁的近侍亲信,此时明白了事态,知道阿图鲁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情况,阿里木对阿图鲁问道:“将军,当真要如此?”  阿图鲁道:“我意已决。”阿里木找来了两套军服给柳尘缘和花楚楚,两人换上了军服,便准备跟着阿图鲁前去格根的大营。四人走出帐篷,那阿图鲁就对阿里木说道:“阿里木,你回去将那银子拿上。”  阿里木道:“将军,这样空哦怕大汗会更生气。”阿图鲁道:“就散是生气,我们也得如实告知大汗。”阿里木拿着那五个银子制成的字,三人跟着阿图鲁前去格根大营。  四人到了格根的军营,进入了格根的营帐,里面有左右大臣两人和其它武将共六人,格根就在正中候着阿图鲁。  格根见阿图鲁前来,起身问道:“听闻明朝让人送来了三万两白银,可有此事。”阿图鲁道:“却有此事。”  左大臣道:“这可是好事啊。”格根道:“阿图鲁你做得好。”  阿图鲁道:“可是大汗你看。”说着让阿里木拿出那“三万两白银”的五个字。  右大臣怒道:“这是明朝在故意戏弄我们,玩什么文字游戏。”格根道:“什么文字游戏。”右大臣道:“所谓的‘三万两白银”就是这五个字,而不是真正的三万两白银。”家那个跟一头雾水,左大臣解释道:“这是五个字,这五个字就读作‘三万两白银’。”  格根终于明白过来,勃然大怒道:“这明朝居然敢如此戏弄我们,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客气了,阿图鲁,三日后你就带领你的白马先锋出发,我们要好好教训一下那明朝。”阿图鲁道:“此事阿图鲁不能做。”格根一脸的惊讶,这格根还是第一次违抗自己的命令,左大臣道:“大胆阿图鲁,你居然敢不听大汗的号令?你这样是何居心,难道大汗不听你的话,不采纳你的建议,你就要要挟大汗么?”  格根道:“阿图鲁,你有什么缘由,或是什么苦衷,你直接说来就是了。”  阿图鲁道:“阿图鲁不敢要挟大汗,只是此事万万大意不得。”  格根道:“阿图鲁,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阿图鲁道:“阿图鲁之所以这样做有三个原因,其一,我瓦剌内部不和,各种势力暗流涌动,东边有撒敦特木尔,西有鬼厉次,这两部势力庞大,渐渐不服大汗,他们是我瓦剌的心头大患,大汗此时要做的是要平定这两方势力。其二,不管怎样,那两方的势力加起来也比不过大汗,而万一大汗出兵遭到了重大损失,到时候东边的撒敦特木尔和西边鬼厉次联合起来,大汗岂不是危险了?”  格根追问道:“阿图鲁,你只是说了其二,其三是什么?”  阿图鲁道:“大汗有所不知,阿图鲁有一个汉人的结拜兄弟,当时我答应过此人,今生不再出兵南下。”  格根大骂道:“大胆阿图鲁,你居然为了一个汉人违背本大汗的旨意,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为那汉人的结拜兄弟想,怎么部位我们瓦剌想一想,为本大汗想一想?”阿图鲁道:“大汗,阿图鲁就是在为瓦剌着想,就是为了大汗着想。”格根道:“好,那你阿图鲁给本大汗好好说说,你是怎么为我着想的?我们瓦剌如今被明朝侮辱戏弄,你却不肯带领白马先锋南下,这是为了本大汗,为了我瓦剌着想么?”  阿图鲁跪下道:“大汗,如今我瓦剌内部就要风起云涌,实在是不宜出兵,到时候大汗出兵攻打大明边境,而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联合起来攻打我们,我们会腹背受敌,到时候一场血战下来,我瓦剌元气大伤,如何还有实力跟明朝一争高下。阿图鲁是有说过不会带兵南下,但是阿图鲁却愿意为大汗你东征西讨,平定那不听号令的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格根道:“你是说眼下我们的敌人不是大明,而是我们瓦剌自己?”  阿图鲁道:“正是。”格根道:“你难道不知道,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早已经让人前来表示归附,眼下我们瓦剌怎么是风起云涌了?”  阿图鲁拱手道:“大汗,阿图鲁有一事要细说。”格根微微一惊,阿图鲁怎么到现在还是这样固执,这跟以往的阿图鲁行事作风完全不同。格根道:“阿图鲁,今日你为何如此?这跟平日的你完全不同。”  阿图鲁道:“大汗,阿图鲁并没有什么不同,所做的事情都是为我瓦剌人着想,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意欲谋逆,这是非常明显的事实,大汗不要被他们一时的臣服所迷惑,我们草原上有句话,叫做‘越危险的野兽,往往是最平静的’,大汗难道不觉得此刻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就是如此么?”一边的柳尘缘心道:“原来大哥之所以不愿意南下出征,还有着如此考量。”  格根听阿图鲁的言语,道:“阿图鲁,你一开始是不是就已经决定了这样子做法?我所有瓦剌的将士听见要南下攻打明朝,个个都欢呼不已,而你今日所为,表明你根本不愿南征。但假若我强行号令,你可否会违抗我的号令。”  阿图鲁道:“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意欲谋逆之事,阿图鲁并非是空穴来风,攻打明朝之事请大汗务必三思。假若大汉强行号令,阿图鲁恕难从命。”  格根此番让前来,就是为了定下南征的大计,命他统率白马先锋作为南征的首发,这命令对瓦剌人来说可谓是一个天大的恩典,但格根哪里知道阿图鲁是这样言行,格根冷冷的道:“你不听号令,那本大汗就要军法处置了,但念你长年来劳苦功高,所以将你囚禁于劳车,你的两千白马先锋由阿里木带领。我十万大军三日后集结出发。”  一边的柳尘缘寻思道:“看来这大汗是要将大哥囚禁在身边,然后亲自攻打大明,攻打大明之事定是其早已经就想好的了,看来这一仗势在难免了。”想到这里柳尘缘想起戚继光等人来,希望他们能够做好战备。  阿图鲁道:“大汗如此,阿图鲁心里明白,阿图鲁甘愿受囚。”几个士兵前来,将阿图鲁押解,阿图鲁的武功极高,他若是反抗瓦剌人中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止,但其本是一位忠义之士,心里一心想要格根回心转意,所以就随着那些士兵而去。  格根对阿里木道:“阿里木,这白马先锋就由你来带领。”说着对柳尘缘和花楚楚道:“你们定是阿图鲁的亲侍,阿图鲁虽然被囚禁,但是本大汗不愿杀他,他的吃喝就由你们二人负责。”柳尘缘和花楚楚点了点头,道了声“是大汗”后就跟着阿里木走出。  格根突然叫住阿里木道:“阿里木,你立刻让白马先锋做好准备,明日就先行南下。”过了一会,格根见阿里木迟迟不去,也不言语,问道:“阿里木,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阿里木拱手说道:“大汗,将军是我瓦剌第一勇士,这些年以来军为了大汗,为了瓦剌带领白马先锋可谓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大汗,这代领白马先锋一事阿里木实在不敢。”格根道:“我知道,这白马先锋只有阿图鲁能够带领,此事过后,本大汗自会恢复阿图鲁原职。今日之事本大汗只想让阿图鲁知道,任何人都不准不听号令。”  阿里木道:“谢大汗。”说这与柳尘缘花楚楚两人一道离开了格根的营帐。出了营帐百米,就见阿图鲁被押解进了一囚车之中,阿里木三人走过去,看守阿图鲁的其中一位士兵道:“你们来此做什么?”  阿里木道:“是大汗让我们来照看将军的,不信你们现在就可以去问大汗。”那士兵知道大汗就在百米外的营帐之中,阿里木也不会为此扯谎,。叹气道:“将军不听大汗的号令,真是不应该,大汗如此处置,真是矿大胸怀没若是别人,早已经人头落地了。”一会,只见左大臣走来,身后跟着许多士兵,左大臣一拍手,  那阿图鲁的囚车周围都是装备精良的士兵,柳尘缘暗中输了一下,这些士兵足有百余人。左大臣道:“将军,还是对你实在是关爱有加,今日特派来护卫保护将军。”  阿图鲁道:“这里有谁人要害我,我阿图鲁哪里需要护卫,大汗真是费心了,居然让这么多人来保护我。”  柳尘缘心道:“看来瓦剌大汗是害怕大哥逃跑,所以派了很多人前来,反而言说是护卫。”  那左大臣对阿图鲁好言相劝道:“将军,你应该知道大汗也是胸怀大度了,其记着将军对瓦剌立下的功劳,念及往日君臣的情义,所以即便将军如此言行也还是对将军如此善待,将军,你为何不愿意南下?”  阿图鲁道:“定是大汗让你来当说客的,我已经说了,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意欲谋逆,此时不是南下的时候。我所为都是为了瓦剌着想,你就不必相劝了,你身为大汗的左大臣,理应如我一般向大汗说劝。”左大臣道:“你难道还不知晓,大汗已经下了南下的决心,这谁人都阻拦不得,你我即便全力相劝,又能够如何左右大汗的心意呢。”说着无奈摇头而去了。  左大臣走后,阿里木来到囚车边,道:“将军,大汗让我统领白马先锋南下,眼下阿里木该如何是好?”阿图鲁道:“既然大汗这么说,你就按照大汗的去做就行了,此时我是待罪之身,你什么事情不要总问我。”  阿里木道:“是将军。”阿图鲁道:“我要你帮我完成一件事情。”阿里木道:“将军请说,不管什么事情阿里木都会完成的。”  阿图鲁道:“这事情并不难,你知道么,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一直有谋反之心,既然大汗大意,我们可要小心。所以之前我已经派人去暗中打探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的动静,我想今晚我派去的那些人就会回来了,你快去,看看那几个探子带来什么消息。”阿里木领命而去。阿图鲁对柳尘缘道:“尘缘兄弟,我并非你说的道义之人,我只是为了我瓦剌着想罢了,顺而遵守了对你的承诺。”  柳尘缘道:“大哥此时不管怎么做都没有错,都是一位道义之人,若是柳尘缘处在大哥目前的处境中,也会这么办法。”阿图鲁道:“眼下情势这么明显,可是我根本想不到,大汗连如此简单的道理也不懂,实在不应该啊,若是有什么不测,我瓦剌将遭受致命打击,希望此事不要发生。”  接着就将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的事情告诉了柳尘缘,原来这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本是臣服于瓦剌的,但是常年来一直韬光养晦,暗暗发展本部势力,逐渐不服格根的号令,格根当然不允,立刻让阿图鲁征伐,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见自身的实力和格根相比还是有差距,只好表示臣服,但是他们的心思却想着如何打败格根,成为瓦剌的大汗。  柳尘缘知道草原上各个部落的战力向来极高,但也只有在成吉思汗时,才真正的让草原上的所有部落之人同心归于其麾下,才有了纵横天下的成吉思汗。这个时候只见左大臣前来,其说是让柳尘缘花楚楚去营中拿来吃喝的给阿图鲁,再对阿图鲁说那些重复的话语,阿图鲁仍是不理会,那左大臣再次。柳尘缘花楚楚二人拿来了酒肉,阿图鲁与两人一道饮食,其后阿里木快步前来气喘吁吁地道:“将军,我们派去的探子有报。”  阿图鲁见状道:“莫不是有什么事情?”  阿里木道:“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已经在准备兵马了。”花楚楚道:“难道大汗已经让他们集结兵马了?”  阿图鲁道:“不,这不可能,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不可能马上知道消息,定是有人暗中告知。”  柳尘缘道:“大哥说的不错,他们能够这么快得到消息,一定是有奸细,他们集结兵马不是为了帮助大汗,很有可能是为了造反。”阿图鲁对阿里木道:“阿里木,你赶快把此事告诉大汗,让他小心防备。”阿里木领命而去。  阿里木来到格根的大营,见格根正在大营中的正中的大地图之前来回查看着,左右大臣两位就在其边,只听左大臣指着地图道:“那大明向来对付我们就是以守为主,据我派去的探子来报,这东西两城里的兵力总共不过万人,我们瓦剌的十万大军全力发起进攻,我想不要一日的时间,我们定可以攻下明朝把守的这段长城。”右大臣道:“我们不要轻敌,明朝这样来侮辱我瓦剌,想必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格根道:“不,此事我觉得并不是大明的朝廷所为,大明生活比之我们可谓富足粗多,平日使者往来向来是财大气粗,不会吝啬这点金银,以此来做反而自降其尊贵,所为我觉得此事一定是戚继光擅自所为,戚继光对此此事其不敢向朝廷言明,所以大明朝廷并不知道此事。”  左大臣道:“大汗如此分析,有何用意?”  格根道:“既然大明的朝廷不知道此事,那边塞也不会增兵,我们只要一鼓作气拿下这段长城,就可以长驱直入,直面大明的京师,到时候我们就算不杀戚继光,如此情形他不死也得死。”格根所说的跟当时李成梁所说的基本一致,都说到了大明朝廷不知道此事的这一点上了。三人言说许久,才发现阿里木在一边站着。  格根道:“阿里木,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么?”阿里木道:“大汗,将军让我把一些事情告诉你。”  格根皱眉微微一皱,道:“这个阿图鲁还有什么事情要跟所说,莫不是他准备听从本大汗的号令,不再违逆?”  阿里木摇头,继而把阿图鲁交待自己要说的事全部都告诉了格根,格根听罢,苦笑道:“我还以为阿图鲁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原来这这事情,你告诉阿图鲁,他说的这件事我早已经知道,那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的集结兵马就是本大汗派人去去告诉的,我让他们做好的准备,跟我妈一道南征。”说完忽然眉头又是一皱,问道:“此事你们怎么知道,如实说来。”  阿里木道:“大汗有所不知,将军知道撒敦特木尔和鬼厉次两部之人不会甘心臣服,变时常派人去打探这两部的各种消息。此时没有让大汗知道。”  格根道:“这阿图鲁也太过分了,此时居然连我都不知道,阿图鲁他是和居心?”  阿里木道:“大汗误会了,我跟着将军多年,将军一向对大汗对瓦剌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格根道:“你告诉阿图鲁,说他一再不让我南下工大明朝,那好,本大汗到时候就让其心服口服。”阿里木道了声“是”后就离开了格根的营帐。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未了尘缘录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