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疑云第四章: 奇峰造佳境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 奇峰造佳境

小说:寻龙疑云 作者:美酒悦佳人 更新时间:2018-01-09 15:03 字数:2828
  我们一行人走在崎岖的山谷之中,路上除了我们几人外,没发现其他人,周围也只剩下鸟叫虫鸣与流水声。巍峨的山峰下,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山路,我不经感到些许的担忧。突然 张力指着远处的河滩,说那边有几只怪鸟。  陈教授看后,笑着说那是朱鹮,秦岭一带特有的鸟类,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平时很少见到,今天咱算是运气不错。  朱鹮这种鸟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只记得小学时候曾学过一篇关于它的课文,从远处看,鲜红色的头部在它白色羽毛衬托下格外显眼。 我们沿着河滩往前走,一路上碰到了不少的野生动物,但都是一些小型动物。 连着走了几个小时,再加上山路异常坎坷,我的腿开始有点支撑不住了。  肖烬大概是看出我们都有些疲惫了,便说要原地休息一会。我听到后立马坐了下来,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拧开后使劲往嘴里灌。  “你小子至于吗?才走这么一点就累成这样,还跟个水牛似的。” 张力看了一眼宁茹,说我连女的都不如。  我瞟了一眼宁茹,只见她拿着望远镜,正观察远处的几座高山,我站起身来,朝她走了过去。本想先给她递上一瓶水,套套近乎,但她却摇了摇头,说自己不渴。我问她在看些什么。  宁茹回答:“看我不曾见过。”  我心说这话未免也太有深意了,什么叫不曾见过的?我扫了几眼那几座山,并未发现有何特别之处。 不过,从风水的角度上看,倒像是一块美地。  在风水上,习惯把山比喻为龙。经云:“千里来龙,但观到头一节。”  远处的那几座高山,山峰展肩开面,落脉优美,极有可能是真龙经千百里行度,到此结脉。但现在是白天,我无法分辨山峰的星体是否端正。真要找古墓,得到山下仔细瞧瞧,若山峰下求得龙虎环抱,朝应相对,明堂端正,则是上好的结穴之地。  张力见我也盯着那几座山看,便把我拉到一旁,问我看些什么。我告诉他那几座山很有可能是风水宝地,山里的古墓想必不少。张力听后,眼神放光,定是想到古墓里的那些“宝贝”,他对我说找个办法溜走,去那山里走一遭。  我劝他最好打消这个念头,上次在别墅下的墓里吃到的苦头还不够,这钱固然诱人,但也不能把命丢了。张力转念一想,问我是从哪学到这风水上的学问,我告诉他少时生病,在一风水大师那待过一段时间。  “我看大伙休息得也都差不多了,我们要赶在天黑之前,到达相对安全的地方,傍晚这里会经常有大型猛兽出现。” 陈教授说。  我打起精神,继续跟着大队往前走,翻过几座大山后,我们来到一个地势相对平缓的山坡上,山坡下有条溪流。 这时已临近黄昏,乌鸦的叫声在山间回荡,我长年待在城市里,未曾听到过如此凄凉的叫声。陈教授说这地方不错,今晚就暂且在此地露营一晚。  张力感到有些惊讶,说道:“在...... 在这?睡觉?”  陈教授说一路走来,也就这地方比较适合露营。想要睡大酒店是不可能了,只要不被野兽袭击,便已是万幸。  张力说我们俩连个帐篷都没有,总不能就真的“露营”吧。陈教授说这倒不用担心,他带的帐篷够大,能容得下两三个人。我们俩跟他挤一个,宁茹自己也带了一个。  帐篷搭好后,天已经黑了,今晚没有月亮,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我摸出手机,发现手机完全失去了信号,只能充当手电筒使用。借着手机发出微弱的光,看到陈教授与肖烬在不远处商量着什么。  突然燃起的一团火,将我们所在的这片区域照亮。  张力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哟,没想到这妹子还会野外生火啊。”  宁茹坐在火堆旁边,她的目光集中在手里的一本书上,我和张力凑了过去。 张力看了一眼宁茹手里的那本书,便问我是什么书。我说从这书上的文字来看,应该是秦汉时期的篆隶。但具体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清楚了。  宁茹没有理会我们的对话,她依旧专心地看着手里的书。 夜越来越沉寂,火堆里不时发出“噼里啪啦”响声在宁静的深山中显得格外清晰。 张力坐在火堆旁打起了盹,除了疲惫,我更多的是感到饥饿。但值得庆幸的是,我背包里带了些吃的,我翻了翻背包,找到两两块面包,把其中一块递给宁茹。  宁茹还是摇了摇头,我心说这妹子似乎不太领情啊。我咬了一口面包,问她是否还在上学。 宁茹回答我说她现在在读硕士,她不冷不热的回答让我有些接不上话,但坐着也怪尴尬,我想了一会,问她是否也在研究考古,这很显然是明知故问。  “噗嗤”,宁茹笑了一声,“这还用得着问吗?”  我抓了抓头,觉着有些丢人,便另寻个话题。我指着她手里的那本书,说书上的字是哪个朝代的。她告诉我那些字是秦朝的小篆,并反问我是否也看过类似的书。我笑了笑,说自己是个“网瘾少年”,平时哪里看什么书啊。  “喂!时候不早了,大伙进帐篷休息吧,明天估计得早起啊。” 陈教授对着我们喊道。  肖烬走了过来,说为避免野兽突然袭击,晚上得有个人在外边守着,他让我们进去休息,有危险我会通知我们。  我心想怎么能让老板在外边守夜呢,便说自己经常熬夜,守夜这点小事就交给我。肖烬没有同意,我自然也不敢多言。宁茹站起身朝自己的帐篷走去,我把张力推醒,便也进入了帐篷。  虽是酷暑时节,但深山里的夜晚还是有些寒冷。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眼手机,才凌晨三点半,我闭上眼,过了一会觉着实在睡不着,便坐起来,使劲搓把脸后爬出帐篷。  火依旧烧着,外边却一个人也没有,我想肖烬大概是上哪方便去了。我走到火堆旁坐了下来,抬头仰望。虽说没有月亮,但星星倒不少,我习惯性的脱下挂在脖子上的铜月牙吊坠,看着它发呆。  这铜月牙吊坠听我母亲说是父亲留给我的,但关于铜月牙的事,我母亲却只字未提。我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戴在脖子上,没事的时候会脱下来看看。我虽然不知道这铜月的来历,但它对我而言很是重要。  不知什么时候宁茹已经坐在了我旁边,她先是抬头感叹夜空的美,而后注意到我手上的吊坠,她表情有些惊讶,说我这这吊坠看上去挺别致。我告诉她这吊坠是我父亲留给我的,自打我记事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  宁茹叹了口气,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我问她为何也睡不着,她说是因为外边的星空太迷人。她再次抬头仰望着星空,说道:“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辰。”  火渐渐被翻山越岭而来的风吹灭,宁茹洁白无瑕的脸在月光下如同一块美玉,她的眼睛微微闭着,嘴角扬起若有若无的微笑。 风告诉了我她身上独特的香味,我凝视着她的面庞,沉浸在这宁静的夜色之中,忘记了时间和空间。  “ 喂,你们年轻人精力还挺充沛的啊。” 陈教授从帐篷里出来说道。  我回过神,天已经破晓,山间传来此起彼伏的鸟叫声,空气里夹带着些许湿润泥土的气味。  我站起身,跟陈教授道了声早安。他伸了伸懒腰,看一眼手表后说:“ 不早了,该出发了。”  我问他怎么没见到肖烬,陈教授疑惑的看着我说:“他不是一直都在外面吗?”  离帐篷不远处的几棵树后边,突然传出一阵脚步声,我朝着那方向看去,只见肖烬从树后边走出来,他说让我们收拾一下,准备出发。我注意到他脸色甚是凝重,心想大概是一晚上没睡觉的缘故吧。  我进帐篷里把张力叫醒,简单收拾后便离开露营的地方。 我们走下山坡,顺着溪流,在山间的峡谷中前行。今天的路似乎比昨天更艰难,走了一段之后,我们借助登山工具,从峡谷底部爬到一座山上。这时已是正午,火辣的太阳迫使我们停下脚步,在原地稍作歇息。  第五章:深山诡村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寻龙疑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