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江湖行第十八章 高手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八章 高手

小说:执剑江湖行 作者:细雨微茫 更新时间:2018-01-11 18:34 字数:3172
  诸般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令狐冲喝酒误事。  他在去年一次醉酒之后打了青城派的弟子,结果余沧海给岳不群修书一封,明为道歉实为指责。  岳不群看了是极为气愤,当即就重罚了令狐冲一顿,随后就安排劳德诺前去给余沧海送上回信、顺便道歉一番。  劳德诺到了青城之后,无意之中看到青城派全都在在练习一门剑法,心存疑惑,回山之后向岳不群询问缘由。  岳不群察看了劳德诺记下的几招剑法后,言明这乃是福威镖局家传的辟邪剑法。又与其诉说了余沧海师傅长青子与林远图的一番纠葛。猜测到青城派将会与福威镖局有一场大战,便让劳德诺前去看热闹。  却是不小心被岳灵珊听到了消息,缠着要一起前去。岳不群无奈之下,便一番叮嘱,让他二人小心行事。  随后便是原身所经历的一切。  劳德诺与岳灵珊假扮爷孙俩探查消息,恰巧遇到了青城派二人,与林平之一行人。  接着是余人彦就出言调戏岳灵珊,林平之英雄救美,失手杀人。  最后就导致了开头的那一幕。  等听明白了事情的起因之后,林平之心中就有了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只是一时还拿不定主意,不知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这样会导致岳不群变成什么模样,而他又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思索一番后,林平之还是举棋不定。便只能将此事暂且放下,而后又去倾听华山派众人的谈话。  没过一会,他就见一卖馄饨的老者来到茶馆的屋檐下躲雨,汤锅之下的炭火尚未熄灭,锅中还在热腾腾的冒着水汽,更是飘进来一股香味。  林平之闻到之后,就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了,又见到陆大有对那老者招招手说道:“喂,老伯,给我们煮九碗馄饨,另加鸡蛋。”  林平之也跟着开口道:“老伯,也给我来一碗,也是另加鸡蛋。”  随后就察觉到岳灵珊朝他看过来,林平之转头对着她微微一笑,就接着将头低了下去。  “小师妹,怎么了,那人又什么问题吗?我见你老是去看他。”陆大有见岳灵珊又朝林平之看去后,不由得出言低声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他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岳灵珊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没过多久,那老者就将馄饨煮好了,先是给华山派的人送上去了后,就给林平之端了一碗过来。  等到他将碗放下之后,林平之忽然开口道:“老伯,多少钱一碗,我将银钱给你。”  “十文钱一碗,客观吃完后再给就行。”那老者道。  “还是不了,我习惯先付钱,再吃饭。”林平之说道,随后就从荷包中数出了十文钱朝他递去。  他的双目盯向那老者伸出的手,将钱轻轻地放到了他的手中。  随后看着他的面孔,轻声说道:“老人家的手,很稳呐。”  “年轻人的手也很稳呐。”那老者笑眯眯的说道。  “还是比不上您老人家高明。”林平之道。  “像老人家你这般人物,可不算多见。”林平之又向那老者出言试探道。  “像年轻人你这般人物,也不算多见。”那老者对林平之反问道,没等他回话,就自顾自的走了回去。  这是一个高手。  到底有多高,林平之也摸不清楚。  总之比他要高得多,已经将功夫练到了骨子里,周身气机圆融,返璞归真。  要不是林平之见他将馄饨端过来时,碗中的汤水没有泛起一丝波纹,他还是察觉不出来。  林平之拿起调羹,就开始吃起了馄饨,一边吃,一边听着华山派众人的谈话。  又听到他们说,福威镖局一行人逃走之后,青城派众人就在镖局之中翻箱倒柜的寻找辟邪剑谱,可将镖局之中翻了个底朝天之后,仍是没有寻到。  然后又一起讨论辟邪剑法中应当有另一套诀窍,只是林震南父子没有学到而已,而青城派众人就是图谋这套诀窍,才挑了福威镖局云云。  林平之听到这里,心中自嘲道:的确是有套诀窍,而且想练成也很简单,只要你能够下定决心自切一刀就行。入门简单,进境迅速,你值得拥有。  忽然间,林平之又听见长街上有十余人冒雨急行,脚步迅捷,落地声极小,传出的动静大半都是水花溅起的声音,可见来人都有功夫在身。  林平之向门外看去,只见来人是一群穿着一身油布雨衣的女尼,当先的一人是一名五十来岁,身材高大的老尼姑,她朝门口一站,就大声说道:“令狐冲呢,给我出来。”  华山派的众人显然都认出了来者,当即都站了起来,躬身行礼,齐声说道:“参见定逸师叔。”  只见那定逸师太的眼光朝华山众人扫了一圈,又朝林平之看了一眼后,高声说道:“令狐冲躲到哪里去了,快给我滚出来。”气势极足,将整个茶馆中的人都压了下去。  随后,劳德诺上前一步说道:“启禀师叔,令狐师兄不在这里,弟子等一直在此相候,师兄他尚未到来。”  只见定逸师太的目光又朝着岳灵珊看去,见她模样奇怪,出言问道:“你是灵珊么?怎么扮成这副怪相吓人?”  “有恶人要和我为难,只好装扮了避他一避。”岳灵珊笑着答道。  然后林平之又听到定逸一番斥责,责怪华山派门规松散,岳不群纵容弟子,她要上华山去评评理,然后岳灵珊就是一番解释。  接着定逸又说令狐冲将她的弟子仪琳给掳走了。岳灵珊一听之下大惊,赶忙开口说,此事应当另有隐情才对。随后定逸就叫出一名女尼姑来,让她诉说当时情况。  那名女尼说,乃是泰山派的天松道长亲眼在衡阳回雁楼中,见到仪琳与令狐冲以及采花大盗田伯光在一块饮酒。仪琳神情苦恼,显然是被胁迫的。  定逸师太听了这番话后,神情极为气恼。伸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将两个碗给震落下来,跌在地上,摔成了几片。  随后岳灵珊又是开口解释,定逸师太又十分恼怒的说了一番话语,就着抓着岳灵珊的手腕,将她往长街上拉去。直言道,一个换一个,什么时候找到仪琳了,她就放了岳灵珊。  那劳德诺与另一名华山弟子见状,赶紧上前去阻拦定逸。  又见定逸师太只是伸手一推,单靠一股掌风就将他二人给震飞了出去。  林平之见到这种场面,当即是眼皮一跳,心中没由来的有点发虚,觉得他有些小看了内功对这些高手的加成,随后就在心中把那些高手的武力上调了一个档次。  然后就见到那劳德诺飞出去了有四、五米之远,撞到了一家店铺的门板上,直接将那门板撞成了两截,又接着向屋内跌去,不知翻滚了多少圈才停下。  林平之在心中默默地为他点了一根蜡烛,为他默哀。  而另一名华山弟子眼看就要撞到那老者馄饨摊上,被那汤水烫伤。  那老者见到这种情况,就轻轻地伸出手来,在那名弟子的后背上一托,就让他平稳站定了。  定逸师太见到如此情形,随后就转过身来,朝那老者瞪了一眼,说道:“原来是你。”  “不错。是我。师太的脾气也忒大了点。”老者笑着说道。  “你管得着么?”定逸说道。  就在这时,街头又有两个人跑了过来,一手拿着雨伞,一手提着灯笼,灯笼上写着‘刘府’两个字。  这二人快步跑到了定逸师太跟前,问道:“前辈可是恒山派的神尼?”  “担不上神尼。贫尼乃是定逸,敢问尊驾是谁?”定逸朝那二人问道。  为首的一人道:“晚辈奉敝业师之命,邀请定逸师伯和众位师姐同到敝处奉斋。晚辈未得众位来到恒山的讯息,不曾出城远迎,还望恕罪。”说着便躬身行礼。  “不必多礼,两位可是刘三爷的弟子吗?”定逸道。  为首那人又道:“正是。晚辈向大年,这是我师弟米为义,向师伯请安。”说完后,二人又朝定逸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定逸见他二人执意行礼,就只能受下,道:“好,我们正要到府上拜访你师傅。”  那向大年又着众华山弟子问道:“这几位是。”  接着华山派的几人就报上了姓名,随后又互相吹捧、夸赞了一番。你说一句久仰久仰,他回一句敬佩敬佩,一个劲的在那戴高帽子。  林平之听得是津津有味,一副在看武侠大片的既视感。  期间,劳德诺还整理好了身形、仪表,从那店铺之中走了出来,加入到了吹捧的队伍之中。  等到他们吹捧完了之后,定逸又指着那卖馄饨的老者朝米为义道:“这位你也请么?”  向大年盯着老者看了一会后,猛然醒悟过来。就接着躬身行礼,说道:“原来是雁荡山的何师伯到了,真是失礼。请,还请师伯驾临敝舍做客。”  林平之在心中默默记忆,将雁荡山、姓何、卖馄饨这三个关键信息记在心中。以便等到将来拜师岳不群后,向他打听这位高手的信息。  随后,又听到华山派的众人对那老者行礼、赔罪,而那老者又朝华山派的众人要了馄饨钱,又让定逸赔了他打碎的两只碗的钱。  接着,向大年就请众人移驾刘府,把华山派众人的茶钱记在了刘府的账上后,就领着一行人离去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执剑江湖行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