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纪第七节,出生牛犊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节,出生牛犊

小说:大河纪 作者:菲菲小白 更新时间:2018-01-11 19:21 字数:2302
  果然,一个月之后的某天中午,秦雨霁就听说自邯郸方向来了传诏的特使带来了撤换廉颇将军的命令,同行的据说还有一位青年人。  秦雨霁初次见到这位年轻的主帅,是廉颇将军离开上党郡要回邯郸的时候。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  “将军”,秦雨霁擎着泪水:“事在人为,但人凭势为。若大势所趋,就莫要再执念了。”  “丫头,你的意思我明白,”廉颇将军微微地笑了笑:“可我是个军人。”  军人,同样的话卫杜也曾对她说过。此时卫杜应该已经被调到后方去负责运粮了吧?  “还是不愿意和我回邯郸?”廉颇将军问道。  秦雨霁摇了摇头。  “也罢!”,廉颇从随从的手中接过缰绳:“老夫,来到这上党郡时就是骑马来的,现在也应该骑马走嘛。”接着又对身边一个年轻人说道:“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秦雨霁这才注意到,身边还有一个人。这个年轻人,身材高挑,眉眼中透着英气,华服锦带,腰间一柄长剑,剑柄的剑穗上系着一只玉珏。  年轻人未置一词,只是向秦雨霁微笑,好像是猎手看到了猎物后的蓄势。  望着廉颇将军骑马远去的一行,这个年轻人长叹一声:“他可以走了,这一摊子却要交给我。”  说完这一通话,年轻人看向秦雨霁:“你应该跟他回邯郸的,邯郸毕竟比这里安全。况且他是大将军,整个家族显赫……”  秦雨霁自然知道,接下来他会说什么,果断打断他的话不许再说下去:“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还没人敢叫我闭嘴”,年轻人“咦”了一声:“你可知道我是谁?”  “马服君之子,赵括。”秦雨霁说道。  “知道?”赵括显然一惊,“有趣,有趣。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的日常起居有你伺候。”  秦雨霁厌恶地看着他,赵括根本没有去看她:“现在我是主帅,一切听我的。”  最终,秦雨霁还是没能拗得过赵括。  “我饿了,”赵括坐在书案后面,放下笔笑着看秦雨霁。  秦雨霁也不理会他,继续扫着被秋风吹了一屋子的尘土。  又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个不明物体从脑后慢慢移动,秦雨霁也没有多想抬手就是一拳,接着就是来自于赵括的一声惨叫。  等她看清的时候,赵括已经捂着左边的脸揉了好久,“你竟然打我?我可是赵军的统帅。”  秦雨霁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是吗?你是赵国的将军?那怎么偷偷摸摸的?”  “你倒是先倒打一耙”,赵括眉毛一挑:“你可是本将军的贴身婢女,要是饿坏了本将军,你的罪过可就大了。”  “像你这种世家公子,饿一顿不会死的。”秦雨霁一脸不屑,继续低头扫地,只觉眼前光线暗了一些,秦雨霁知道肯定是那个“主将”,又转向另一方向。  “你这是什么意思?”赵括的眉毛在一起拧得更紧了。  秦雨霁抬起头,很平静:“这个问题也是我想问你的。”  “那样的话”,赵括慢慢转过身,眼睛开始活动:“听廉颇将军说,你运筹帷幄眼光独到,不输一般男子,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徒有虚名。”  “那好啊,我这个徒有虚名的人做的饭你就不要吃了。”说罢,秦雨霁提着扫帚就往门外走。  赵括急忙拉住她,也不问秦雨霁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在厅堂里那张地图前,地图上勾勾画画着秦赵两军在上党郡的军力分布,以及上党郡的地形地势。  “你看,我们赵国换上我这个毛头小子,秦国马上转变策略,三天一次掠阵,就是逼我出战。”  秦雨霁心头一惊,这是传说中的赵括?他看出来秦军的计策?  “你是说,秦军是故意引诱你出战?那你打算怎么办?”秦雨霁故意装作什么也不懂的样子。  “现在就是我和对面的秦军主将王龁比耐力的时候,谁能撑下去谁就能赢。”  说完,赵括斜眼看着秦雨霁,似乎是在炫耀。  秦雨霁左手抵着下巴:“秦国向来号称是六国最强。以现在赵国的实力,你确定能顶得住秦军的冲锋?”  “这事情有一点难办”,赵括使劲捶着头。  秦雨霁笑了一下,“你听说过以攻为守吗?”  “这个策略,廉颇将军也曾经用过,后来西垒一战全线溃败,最后退守丹水以东。”  秦雨霁摇了摇头:“我说的攻不是要你拉开阵仗正面拼杀,赵国擅长骑兵,可以出动骑兵部队袭扰。秦军多步兵,久则阵脚必乱。”  秦雨霁打量着赵括,却发现他也在斜着眼看她,眼神中先是惊叹:“兵行诡道,阴险!”又有不屑:“此为扰敌,不能退敌。”  “敌将必定会引诱你深入防区,”秦雨霁说:“到时候,就可以将计就计,反包围全歼敌军。”  赵括感叹道:“没想到你一个女子,胃口倒是够大。围歼秦军?首先在人数上我们就达不到围攻的基础。”说完,赵括又话锋一转:“倒是可以与敌一战,屏退强敌。”  秦雨霁稍稍一停,“你这是有主意了?”  “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赵括得意地坐回到书案前:“你快去做饭啊,真的想饿死我?”  在她看来,性情爽朗的赵括与为人审慎的卫杜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要说相似倒是与那个与她仅仅一面之缘的那个秦军军官张禄很像,一样的随性,一样的不羁。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尽管张禄说可以去看他。可是,毕竟身处阵营不同,又怎么可以真的能够去啊。秦雨霁心里想着,可惜这时代是个乱世,倘若是生活在一个天下安定的和平年代,也许像张禄、卫杜还有赵括这样的年轻人可以成为知己,一起游山玩水,高谈阔论。  一阵拍手声在耳边响起,秦雨霁刚刚还安静坐在桌案后阅读兵书的赵括不见了,她一回头,两人的头刚好撞在了一起。  赵括捂着头故作可怜:“你居然敢恶意中伤本将军。”  “你怎么会站在这里。”秦雨霁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他。  赵括眨了眨眼:“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脸上有东西吗?”  秦雨霁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可是现在赵军的统帅,能不能把你的心思都用在打仗上。”  “行动部署已经分布下去了,”赵括一副万事俱备的样子。  就在话音刚落之际,一名裨将急急忙忙地从外面冲进来。  来人看了看秦雨霁,赵括举手示意,直说无妨。  来人放心地说:“就在刚刚有一队人数大概在15万人左右的秦国军队突然移师隔丹水在牛头山对面驻扎。”  “看来他们终于要动手了”,赵括颔首沉思良久,对秦雨霁:“陪我去看看情况?”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沙龙国际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沙龙国际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大河纪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